焚书食灰

名叫见鬼的垃圾
基本混迹在微博http://weibo.com/u/2868370472(快来找我玩)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CN/epsilonslifecir?event=0
最喜欢portal系列,只要你玩portal我们就是同志了
写文只爽自己

 

【TTF】Meanwhile in our universe

自嗨,严重ooc,因为这章不是很嗨就写得很屎都没有检查错字,也就最后嗨了一点。
是关于女体Cooper来到这个宇宙的无聊故事。


【4】只要没人看见这就是潜入

“OK!我们到了!”Bear欢呼着站起来,迫不及待地想要摆脱无人说话的尴尬局面。

Jack站起来望向窗外,外面是爆炸之后的星球Typhon。除了各种资料Jack并没有实地看过爆炸的Typhon,那是一副壮阔的地狱景象,硕大的地块浮在黑暗的宇宙中,数以千计的碎石环着破碎的星球。星球表面还笼罩着一层灰白的物质,衬得裂口中的黑暗比宇宙更加深邃。

“现在我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想来了。”Jack摸起头盔带上。

“天啊……”Jill盯着眼前壮观的灾难。

“是吧,很壮观吧。”Bear检查着手里的枪。

“我觉得你是不是不应该看这个?这算剧透吧?”Jack提出疑问。

“这是IMC干的?”Jill问。

“这个问题也算剧透吧?”

“Jack你可以别那么紧张,反正都是要发生的。”Bear也带上了他的头盔,“以及这是IMC干的,如果Jill不能及时回去阻止他们的话爆炸的就是Harmony了。”

“哇哦,看来我确实做了一件大事。”

“友情提示,这是我做的好吗,等你回到自己的宇宙在夸自己好吗?”Jack提示道。

Jill翻了个白眼也带上了头盔。Bear看到提示站到了舱口,然后环顾眼前的两个人似乎在等什么。

“我们现在是不是该动身之类的?”Jill说。

“哦对,”Bear反应过来,“抱歉,只是一般出发前都有Davis和Droz的俏皮话,现在他们不在了就很不习惯。”

“我懂。”Jack比了个大拇指。Jill隔着头盔摆出迷茫的表情。

“好的,那迅速回顾一下计划!Gates和她的队伍会作为主队一边搜查Jill来时的时空坐标点检查是否有异常一边吸引IMC注意力,而我们则借机潜入IMC周围的回收船。Jill的设备最后对头盔最后发回的信号是在IMC的地盘里。”

“那你怎么知道它在哪艘船?这里有几百艘回收船。”Jack提问。Jill点头附和。

“所以说你们两个应该好好听他们开会,我们要混入IMC的船然后入侵资料库找。”

两个Cooper哦了一声。

“好了,我要开舱门了,前面不远就有一艘。记住行动要快,我们的铁驭装备并不能支持我们长时间在太空活动,还有,小心碎石。”

Bear话音刚落,抬手开了舱门。头盔显示出了气压的变化,三人跳出飞船,借着跳跃装置蹬上给飞船打掩护的大碎石。

三人麻利地飞过几块巨大的碎石同时躲过一系列小石块之后就看到IMC回收船,它看上去比他们的飞船要大一些,船身上涂着IMC的标志和他们的颜色。

“我只要大胆走就行了,他们回收船都不怎么警惕,防御进攻都是靠其他辅助的,现在Gates那边应该打得正开心,他们注意不到我们。”

Cooper们朝着Bear比了个大拇指。事实上,他们确实很简单地进入了回收船,他们通过管道窝到一间屋子里,Bear确认足够安全后开始分配任务:“现在我们要分头行动,我去储物区找,你们去台电脑查今日回收的所有物品资料,速度快半小时后直接撤退回去。”

“等等,你确定要我和这男的一起行动?”Jill提出异议。

“我还没抱怨呢。”

“好了,别吵了好吗。你们都是天才铁驭,能搞定的。记住我之前传给你们的地图,虽然是Barker画得但你们一定可以的。”Bear拍拍Jack,然后率先开门溜出去,留下两个Cooper蹲在原地。

Jill找出了Bear说的地图,说:“这绝对是是Barker的杰作。”

“什么?”Jack说着也调出了地图,他开始犹豫是否要用“画”来形容这些线条,“我懂了。”

“我猜那团黑色的东西是我们要去的地方?是……机房?”Jill听起来很不确定。

“是的,Bear刚刚去的就是这些黄色地方了。”Jack说,“嘿,我们动作要快,然后你知道的,我们处不好,不如从现在开始大家都不要说话默默忍受对方半小时怎样。”

“同意。”

他们是从飞船的中部进来的,根据Barker的独特艺术绘图机房靠近船头。他们开启隐身摸索出那个小房间,通道两边都堆着东西但依然很整洁,人员和情报一样少,大概只配备几个武装人员。

Cooper用最轻的脚步前进,Jack注意着头顶几个摄像头的位置,他们走到摄像头底下,Jill翻出逆向的设备干扰器贴到上面然后对着手臂上便携设备进行操纵。Jack蹲在她身边端着枪留意周围,心底还在为隐身计时。

Jill收起装备示意搞定了,同时隐身也到时限。Jack舒了一口气,又不经意间正视到Jill。

天呐,为什么Sarah不给她换个头盔,一摸一样也奇怪了。

Jack想着,招呼她继续往前。他们按着地图摸到了机房所在的通道,相比之前走过的地方这里多了几个武装人员站在门口打哈哈。

需要引开他们,但不能引起警觉。

Jack想着。

“要有一个人引开他们。”Jill通过无线电说,吓了Jack一跳。

“说好不说话呢?”

“先专注任务好吗,得引开他们。”

“那你有什么不引起他们警觉的主意吗。”

“没,你呢。”Jill果断回答。

“没。”Jack说。

他们蹲在拐角考虑了一会。

“算了打昏他们吧。”Jill提议。

“好主意。他们有四个人,一个两个如何。”

“OK。”

两人同时开启隐身,又在原地留下幻影。Cooper们蹬着墙飞速前进,对方注意到了幻影,但没机会叫出声,Jack一蹬墙飞到其中一个人头顶然后夹住他的脑袋同时熟练地拔出刀刺入他的脑子,之后向前一滚掏出腰间的消音手枪对着身后人的脑袋一打结束战斗。旁边的Jill也经历了一段差不多的流程。

两人互相看了眼对方的工作,没有做出评价。

Jack找到了护卫身上的磁卡,打开门。Jill先进入机房,把手上的设备连接上去。Jack守在门口。

“嘿,你们那边怎样。”Bear透过无线电说道,“我这边什么都没有,连能顺带带走的东西都没有。”

“她在忙。”Jack说着,“嘿,我们打昏了几个人没关系吧?”

“是打昏,还是杀?”Bear质疑道。

“好吧是后者。”

“你们对潜入的定义和常人不太一样,无所谓!快点,时间要到了,Gates那边也差不多要撤退了。”

“了解。”Jack退出对话,走到Jill那边查看,“好了没。”

“别催我。”Jill甩出一句。

“时间要到了。”

“我知道,还要几分钟。”Jill克制着不要发怒。

Jack焦虑地走回门口,按着不安的焦虑蹲下等待。时间折磨人地流逝着,Jack有种强烈的预感即将发生些坏事。

无线电又响了起来,那头传来的是Bear:“Cooper们,我已经准备好撤退了,你们在哪?”

“机房。”Jack说,发现Jill也不耐烦地挪动着,“我们快好啦。”

“Gates那边已经撤退了。”

Jill抬头看了他一眼,说:“你们先走,数据就快传好了,我会跟上来的。”

“了解,我先撤出船在外面接应你们。”

“等等!”Jack喊到,Jill困惑地看向他,“我感觉很不好,我认为你也必须撤退。”

“嘿,不能因为你感觉不好就放弃任务。”Jill表示不同意,Jack能想象出头盔底下她的表情。

“不,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感觉到,这种感觉真的不对劲,太危险了。”Jack企图解释,但只是舌头打结了一样胡言乱语,与此同时他的不安感越来越强。

“听着,会没事的。”Jill做出冷静的手势,“没事的,我会跟上你们的。一切都在掌握中,都没人知道我们在这,就算有人知道我们只要咔嚓他们就行了。”

Jack摇摆着,一方面自己的直觉正嘶吼着要滚出这里,另一方面他不想抛弃队友。

“好吧。”Jack退步,“你要跟上来。”

Jill比了个大拇指,又低头忙活。

Jack平复一下自己,然后端起枪像来时一样小心翼翼地出去了。走廊里还是很安静,之前那几个人还倒在地上,喷射的血倒是把这里弄得很乱。他按着原路摸回去,仔细听着是否有对方的脚步声。

但感觉很不对,有种被吊在鲨鱼口的不安。Jack紧绷的大脑里闪过BT,是自己的BT和Jill的BT。

“我不会再失去另一位泰坦的。”

是那句BT说过的话,在Jill宇宙的不久后那也是JillBT会说的,也许这回事千万个宇宙里所有BT会说的。他又想到Jill,那个诡异的存在,那个最接近自己的自己。

Jack顿住,不安感在发酵,她的BT可能会在一切之前失去铁驭。他转身,冲着机房跑去。

“嘿!我搞定了!”Jill突然出现在无线电里,头盔显示正在接收文件传输。

“谢天谢地。”Jack放心地说。

“我撤退……”一声爆炸遮住了Jill的说话。

Jack慌忙扶住头盔上的无线电喊话:“嘿!嘿!那边怎么了?Bear你还能收到信号吗?那边出事了!”无人回应,只有Jill那边传来一堆杂音。

草。

Jack在心里骂一一声,撒开步子跑了过去。

那边动静很大,在走廊另一头就能看见一阵浓烟,十多个IMC人员全副武装地围在机房那边,剧烈的交火声此起彼落。Jack觉得自己的能出其不意地快速击倒几个人,他掏出一个电火花接着外骨骼装备的力量扔进人群,一边迅速接近,然后按照老套路放出一个幻影。

人群因为电火花骚动起来,本来的队形被破坏了,部分人注意到了幻影铁驭,一部分的火力也转移过来,但Jack已经借着跳跃装备开起隐身压着身子盯着天花板移动。在这种情况下射击有些困难,不过Jack还是靠着技术击倒了四人然后靠着运气随便甩了颗子弹到其中一个脑袋上。

他关闭装置,下落时把一把刀甩进一个人的心脏的位置,接着用全身的力量压到底下一个身上用手里枪对着他头开火。血飞溅出来,Jack感到手上一股温热。跳下那人的身子,Jack躬身利用人肉盾牌躲避攻击并反击。他打倒了几个,但有更多人冲他开火。

Jack还是希望他们也能照顾下Jill不要全部款待他一个人。

又一次爆炸在对方那边炸开,Jack明确看到有条胳膊飞过来。他没有放过机会又接着混乱放到几个人。有几声枪响在他们背后响起,随着响声Jack看到有几个人也大叫着倒下来。

突然一阵晃动,所有人都像是被往后一拽,看不见的压力涌上来然后迅速退去。

“草!”

Jack喊了一声,不在意什么隐蔽性。嗡嗡声在船内响起,各种各样的声音填补了原来的寂静,整艘船像复苏的巨鲸。

最后一个IMC人员倒了下去,Jack从掩体后起来,他有很多事情要操心但还是检查了每个人的情况并安心地捅了他们一刀。他喘着气走进机房,这里已经变得一片狼藉,各式各样的废渣撒了一地还一些疑似人体组织的东西。

Jack咳了一声,扫视着废墟道:“嘿?”

灰尘弥漫在空中,一片寂静。

“喂!”Jack寻找着,“你还活着吗?”

“Jill!”Jack大喊一声,扒开一个人翻找自己的踪影。

一个角落出了点声音,那边的一台机器到了下来,在下面一堆金属废物里探出一只手:“在这——”

Jack跑过去把她拽出来。Jill看上去一身狼狈,不仅一身灰而且还在不停的流血。

“那群狗娘养的偷袭,我靠。”Jill说着捂着伤口。

“哪里受伤了?”Jack扶着她坐下。

“腹部中弹了,我现在感觉自己是个破气球,一呼吸就痛。”Jill靠在墙上。

“那就别说话。”Jack拨开Jill手帮她止血。

“嘿刚刚我可是帮你打了几个。”Jill强扯着笑说,“现在什么情况,还要继续潜入吗。”

“不,”Jack说,“船启动了。”

“什么?”Jill问挣扎着要起来,但疼痛又让她贴回原地,“那Bear呢?”

“他应该撤退了,我之前就收不到他信号了。”

“那大概只有我们,不知道文件传出去没有。”

“实际上,文件已经没关系了。”Jack包扎好伤口,翻找起包里的急救药品来给Jill止痛。

“什么?不需要找那个玩意了?”

“实际上,回收船的航线一般都是固定的,而现在肯定是在返航的路上,所以,你懂的。”

“哦,”Jill点点头,“确实。”

“这次只有我们两个了。”Jack说着,把药注射进去,Jill感觉疼痛消退了不少。

“是的。”Jill盯着眼前的自己,“两个Cooper。”

她听着飞船的发动机的声音,在药物的作用下有点发昏。

“我们要去IMC了。”她喃喃着。


tbc

  3
评论
热度(3)

© 焚书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