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书食灰

名叫见鬼的垃圾
基本混迹在微博http://weibo.com/u/2868370472(快来找我玩)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CN/epsilonslifecir?event=0
最喜欢portal系列,只要你玩portal我们就是同志了
写文只爽自己

 

【TTF】Meanwhile in our universe

是自嗨,严重ooc,是关于女体Cooper跑到Jack这个世界的无聊故事,Jill Cooper是官方原来想给她取得名字(一开始以为是Jane来着。。。)
说是有敏感词,真心找不到,用了防和谐器估计有很多奇怪符号,放个没有正常版的连接【TTF】Meanwhile in our universe镜子会议 | 见鬼 https://zine.la/article/efda550dc8e5442480c5395ddf683620/

【2】镜子会议

Jack迫不及待地跑出了诊疗室,每次待在那里他都觉得自己是生物课上被泡在福尔马林里的青蛙,是的,他爱sǐ那群可以起sǐ回生的神奇医生了如果不是他们自己估计还要吊着胳膊头疼得在地上打滚。但是,被一群人围着可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其中还夹杂了技术部门的人不停对着他大喊“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双重连接的事情”或者“你想体验精神崩溃吗”这样的话。

深呼吸一口基圌地不怎么清新的空气,体会走廊里熙熙攘攘的叫声还有不远处孜孜不倦的马文机器人修补墙时发出的噪音。“Nice”Jack评价到,带着逃离想给他开脑的技术人员和医生的快乐。

“你挺开心的嘛。”Gates走来,难得没有带着头盔,“训练场的事我都听说了。”

“哦,嗨,Gates。你可是稀客。”Jack耸耸肩,挥动自己的手表示一切OK。

“手伤好了?”

“是的,本来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拉伤和拖臼。你哪听说的?”

“Sarah Briggs。如果你认为受伤不算大事那么你的双重连接算大事吗?”

Jack尴尬的笑笑:“她告诉你们The 6-4的也太多了吧,我还以为这只有内部人员知道。”

“很可惜我们就是内部人员了,她开启了一项秘密行动关于训练场的破事的,猜猜里面有哪些成员。”

“等等,Sarah Briggs开启了一项秘密行动?就因为BT?还是说那个奇怪的驾驶员?对了BT怎么样了你应该知道他在哪吧。”

“嗯……关于这个我们需要讨论。”Gates面露难sè,“走吧,他们都在等你。”

“等我?因为BT?”

“这个嘛,和BT也确实有点关系,OK,别问我BT在哪了他们都在机库,关键是那个铁驭。”

“他们?”Jack皱皱眉头,想开口争论复制机不是BT和那个驾驶员根本不是铁驭之类的可惜Gates没给他机会。

“Sarah Briggs在第一时间调圌查了她,她的基本资料,她的来历,能查的都查。”

Gates走的飞快,Jack也紧跟着,他觉得他们几乎是在走廊里跑步。

“她也说了自己知道关于反叛jun的东西。”

“所以,她是IMC来搞我们的人?”Jack推测。

“不,所有事情她都说对了,不仅仅是设备和人员资料,历次的任务她也很清楚。而且,她还说出了一些人的隐私,我们之后去确认发现也是正确的。”

“听上去像是超级特工,会不会有内鬼透露给她?”

“这个无fǎ确定,毕竟那些隐私问题还……真的很隐私。”Gates说着,脚步还是飞快,“然后就是关于你的事情了。她的基本资料,像是出生曰期、xuè型、身高、体重之类的和你都一样,我都怀疑是直接复制你的了,不仅如此她提圌供的所有资料和人员信息都是你以前的队伍和队员。”

“额……”Jack张嘴发出一个音却不知道说什么,不安感又爬上了他的后颈。

“她也有正经的和BT的神圌经连接,那种连接方式也确实是反圌抗jun特有的。然后另一边对于那个突然出现的BT-7274也检圌查了,”Gatestiǎn圌了tiǎn嘴唇,Jack感觉她再说这些的时候也很不安,“是一样的,你是对的Jack,那是bào圌zhà之前的BT。”

Gates瞥了他一眼,慢下脚步,Jack明白前面的会圌议室就是他们的目的地。听到Gates这么说他戴上一副“我就说吧”的表情得意的看着她,不过那不安感都已经爬到他头皮了。

“然后就是DNA,”Gates顿了顿,在会圌议室前停下,“和你的完全匹配。”

Jack也随着Gates停下,面部僵硬,慢慢咀嚼着Gates的话,有个大胆的猜测突然跳进脑子:“她是——”

“你。除了性别其他完全一样。”Gates接着说,目光从Jack僵住的脸上收回,“不过还有其他猜测的,实际上你们两个是这次行动的关键。”

没有等Jack回应,Gates打开了会圌议室门带着他走进去。会圌议室并不是很大,大部分时间只有指挥guān才会用这里,但不同以往房间里熙熙攘攘地挤了一批人,不仅有The 6-4和行动里的家伙还有一批之前抓着他想搞定双重连接的技术人员——他们还是在敲电脑。Sarah Briggs站在会圌议室的另一头,面前的两个座位前分别摆着两个一mō一样头盔。

室内在他们进来的一瞬间就安静下来,所有眼睛一下子落在他身上像zhēn一样刺痛自己的脸,Jack后悔刚刚没在医务室要qiú医生zá烂自己的脸给他做个整容,或者简单地请他们给自己理个发。Gates抛弃了他,迅速加入自己的队员,Jack尴尬的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额,嗨?”没人回圌复,所有人都像看怪胎一样盯着他。

“嗨。”Sarah像天使一样回应他。

Jack挂着不自然的表情慢慢朝另一头走去,想着自己头盔在那他也该和头盔一起。也在这时Jack注意到Sarah面前的两个位子并不都是空的,在她右手边坐着一个女人,结合她面前和自己一样的头盔Jack意识到她是那个驾驶员。

她的头发不长,更看上去像是之前剪短然后又快速长出来一样;她的脸看上去很熟悉,尤其是看到那个干净整洁的下巴时Jack有种强烈的欲圌望去沾点hú子给她。接着他们的眼神交汇了,随着一阵没来由的战栗Jack移开了眼,那驾驶员也是。

感觉就像照镜子。

Jack想着,拖着脚步不想靠近。众人微妙的注视已经被他抛在脑后,他疯狂地出冷汗,过于频繁的tūn咽的口水,心脏像是被人niē着被圌迫减速。

“Jack,请过来。”Sarah不怎么天使地说道。

他不知道自己拖了多久才挪到那个位子上的,自己的全身都在抗拒走近那个Gates口圌中的“自己”。Jack垂着眼,看着眼前的头盔,双臂环抱在胸前,竭尽全力往后靠企图把自己zàng进椅子里。

“我想Gates应该告诉了你一些基本情况了吧,Jack。”

Jack从喉圌咙里hán糊的嘟囔几声表示肯定,接着壮这胆子微微抬眼瞥了眼对面的人,一样的姿圌势,一样的瞥着自己,眼神又一次交汇。不安感现在掐着他喉圌咙并在撕扯自己的皮肤。

天呐,这太奇怪了!

Jack嘶吼着却不敢出声,害怕他的动静会使对面的家伙也说什么,不管她说什么那肯定会让自己难受。

“这位是,Jill”Sarah顿了顿,Jack期望她不说出那个词,“Cooper。”

Jack现在觉得Sarah已经天使没关系了,她现在更像是报丧鸟。

“你应该听Gates说过我们的大胆猜测了吧?”

“是,这位是……”违和感几乎要把Jack撕圌裂了,“另一个我?”

“是的。”Sarah说道,整个屋子的人都在全神贯注的听着。

“那,有没有可能,她其实是,额,我的克隆?”Jack从没发现自己的头盔这么有魅力,这么得富有安全感。

“你才是克隆。”这是Jack第二次听见她说话,语气带着不快,从bào圌zhà之后第一次Jack忽然忘了BT的事情。

“不,我们查看了头盔资料,顺便一提头盔信息加密方式也是反圌抗jun特有的。头盔显示在Jill出现在训练场之前她是在那个时空异常点,就是之前你之前待过的地方,头盔画面和你的相对比之后结果是——一模一样的,唯一的区别是Jill和她的蓝sè衣服。”

所有的人都屏着呼xī看着他们三个像是看一场无比绝伦的电影一样,Jack想冲出去狂奔着穿过整个设施并呐喊,嘶吼到自己精疲力尽然后回去洗个澡睡觉,如果可以他还可以去吃点零食。

“Jill的记忆和头盔都显示在训练场之前她持有时间装置,技术组也检测到她身上不寻常的时空反应。”

“你是说,她,是穿越过来的?”Jack开始回忆自己的声音,他对自己的存在感到陌生。

“是的。”

Jack倒xī一口气,尝试消化这个事实。

“那BT,就是BT咯?”

“是我的BT,变圌态。”Jill Cooper突然说道,“我不知道你什么máo病,但你如果下次再见到他就想着chāi电池之类的我绝对会让你在病床圌上躺一个月。”

“嘿!”Jack不满地嚷嚷道,抬眼注视眼前的镜子,然后两个人都难受地移开眼睛。

“那确实是Jill的BT,Cooper。好了接下来是关于任务,所有人都要注意,不要再看戏了,我说的就是你那边那个刚刚喊‘打起来的’的别以为我没听到。”

“Jill身上的时空信息会造成我们时空的不稳定,具体会有什么后果我们暂且不知但可以推测会导致时间不连续,也就是说Jill和BT-7424如果一直待在我们的宇宙会导致时间交错,未来的IMC可能会突然出现或者过去的抵圌抗jun被消miè。”

“而在Jill的宇宙里,抵圌抗jun和我们一样在抵圌抗IMC,而且你们知道的如果没有Jack也不会胜利,同样的另一个宇宙的抵圌抗jun没了Jill也会失败,所以我们要把Jill送回去。”

Jack为Sarah的夸奖快乐了一下。

“我们唯一能想到的方fǎ就是通圌过原来的时间装置,Jill表示自己在一场bào圌zhà中丢失了时间装置。根据推测,那场bào圌zhà应该是typhon因为时空折叠武圌器导致的bào圌zhà,也就是说她的时空装置在这个宇宙,我们还有机会。”

“所以我们要回到typhon?那个IMC的地盘?”Gates说道,她的表情显示了她的怀疑。

“没办fǎ。”Sarah还是那么坚定,“Jill的事情非常特殊,所以我把这次行动设置为机圌密,人员也尽力限圌制,除了这件屋子里的人外面没有人知道Jill真正的来历,我希望你们能保密并且对外就宣称Jill是Jack的,额,情圌侣?”

“不行!”两个声音一同迸出,“谁会跟ta是情圌侣!”

他们一顿,同时扭头看了眼对方,同时露圌出愤怒又不安的表情接着吼:“你什么意思?”又一顿,“别跟着我说话!”

然后尴尬的安静,两人都放弃争论接着低头欣赏头盔。惊人的高同步率。

“OK,那就,qīn戚?我只是觉得是伴侣会很可爱。”Sarah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那么这次会圌议就这样吧,下次会详细制定作战计划,现在各位可以去休息,Jack你才刚出医务室对这种冲击性圌事大概还不能很好的理解。”

“哦,我还可以。”Jack摆了摆手,立刻起身想溜却发现对面的人也起来了,于是他坐下她也坐下,不适感在胃里搅腾,他打定主意要等对方先走。不幸,Jill也有同样的打算。

“嗯,Jill你先走吧,”Sarah企图缓解这尴尬jú面,“你可以住在SRS的女宿舍,我想你应该认识路。”

“好的,长guān。”那莫名的女声答道然后快步离开了会圌议室。

Jack等待她离开后转动椅子开始认真且放松地环视四周,等其他人都走圌光了才开口对着Sarah讲道:“Jack?我都没听你这么叫过我,长guān?”

“那我叫Cooper你们都会回应好吗?”Sarah喝了口水。

“Jill,”Jack冷笑一声,“认真的吗,我另一个时空的bàmā就这么取名?”

“好了,你的神圌经连接怎么样?”Sarah拧上瓶盖,整理起桌前的文件。

“Well,技术组搞定了一点,他们对和BT的连接没fǎ子所以他们只好在新连接上动手脚,基本上就是将和以前重复的地方册刂除,这样我还能cāo纵TB——顺便一提这是那个复制机我sǐ都不会叫他BT的——不过他们说我在登机的时候会有更长的等待时间。”

“听上去还行,不过我确实得提醒你在战场上几秒之差会决定你的生sǐ。”

Jack背着Sarah,盯着墙看,他还是难受,这次不是因为那个莫名的Jill。

“还有,那是Jill的BT。”Sarah提醒道,“BT对你很重要,同样的,对Jill也很重要,对那个时空的抵圌抗jun也很重要。”

“我知道。”Jack平淡地答道,感觉自己需要一点润唇膏。

他起身带着头盔离开了会圌议室,边走边思考那个Jill,她的外貌和头盔,她的和BT降落在训练场的那一刻。

BT。

Jack停下脚步回顾四周,意识到自己是在往机库方向走。

“我不会再失去另一位铁驭。”

Jill的BT和记忆中的完美契合,有种美梦成真的虚幻感。

“我知道。”Jack对着自己低语,“我知道。”

他接着走向机库,手里牢牢攥着头盔。

  5
评论
热度(5)

© 焚书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