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书食灰

名叫见鬼的垃圾
基本混迹在微博http://weibo.com/u/2868370472(快来找我玩)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CN/epsilonslifecir?event=0
最喜欢portal系列,只要你玩portal我们就是同志了
写文只爽自己

 

【TTF】Meanwhile in our universe

纯自嗨,泰坦陨落,ooc严重得不行
主要是当初游戏设计里被流产的女体Cooper误入目前ttf世界的无聊故事

【1】友军!

Jack Cooper,作为一名新上任的铁驭正在接受他之前因种种意外而跳过的训练。

“你知道什么叫做铁驭训练吗?”训练指挥官Sarah Briggs的声音从无线电那头传来,“我觉得你可能有点不明白。”

“我明白,长官。”

“是吗?”指挥官的声音微微抬高,“那你也应该知道铁驭是泰坦的驾!驶!员!吧!”

“知道,长官。”

“那你能告诉我你一个铁驭为什么不在泰坦驾驶室而在陆地上!那是步兵不是铁驭!!你告诉我这两周训练你有几次配合的!”

Jack拨开眼前的灌木,提了提手里的枪继续往前走。他的战术头盔除了不断穿出Sarah的不满外还在积极分析这眼前的环境。“Well,我这不正在找他嘛,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

“是啊,你也不过就是不知道第几次‘意外地’跑到驾驶舱外的,我相信你绝对不是故意的。”Sarah坐在训练检测室里困扰的皱着眉头,一边指挥其他人在监视器上寻找Cooper的踪影,“听着Cooper,我知道你也许不太能接受新的泰坦,但是你必须要学着去接受,我已经尽力为你找到和BT最相像的泰坦了。如果你不能够完成训练的话我们也不得不收回你的铁驭权限,你就这么想继续当步兵吗?”

“明白,长官。”Jack敷衍着答道,注意着头盔上显示的和那台泰坦的距离,“我这就去找他。”

无线电那头传来Sarah无奈叹息。Jack像是恶作剧得逞了一般笑起来,继续慢悠悠地前进。铁驭训练对他这个经历过真正试炼的来说简单得不行,他们也就派几个机器人和泰坦来模拟敌方供铁驭们提升和泰坦的契合度之类的。Jack想着,同时抬手打掉几个摸索过来的模拟敌军。

太简单了。

头盔屏幕上现实着Sarah分配给自己的泰坦位置——3公里外——这是跑得离那个家伙最远的一次,Jack感到一股莫名的自豪。前几次跑路的时候还一直被那个泰坦唠叨,不过不久前他成功发现只需要对几个地方动一点手脚就可以解放自己的耳朵。

低头看了眼手臂上的装置,上面标出了自己的大致的位置,Jack还打算继续往前走看看,他处在远离训练主战场的训练场边境,如果那泰坦没能在训练前找到自己,Jack觉得自己可以走到训练场边境,那可是一次里程碑式的成就——对他而言。

除了被骂之外,其实Jack还是蛮喜欢铁驭训练的,毕竟平常总是待在各种基地或者飞船里,能看到的风景除了各式各样的机械就是浩瀚空虚的宇宙了。而在训练地有货真价实的植物和土地,踩在泥地上总是会给Jack一股踏实感。有几次训练快结束的时候Jack一个人跑到树上,有时候视野好他能看到主战场的状况,一群泰坦们在那边互殴。Sarah分配给他的泰坦和BT是同一机型,从涂装到系统声音也都是一摸一样,他们还给Jack做了一系列的升级如果不是Jack强烈要求保留原来的头盔他们早拿去全面升级了。当Jack在训练偷懒时那个BT的复制品就会跑来找他,有时会加入泰坦互殴的局面。

Jack坐在树上看着泰坦群里的复制机时记忆总是把他卷进去,那场漫长的战斗已经把他和BT绑在一起,不仅是神经连接还是灵魂上的连接。技术人员在移除他们的神经连接时发现无法彻底移除,“数据不完全,”那群科学家们回答道,“还有一部分在原来的泰坦上,这种情况以前可没出现过,不过放心没什么大碍的。”在技术人员在手上的平板不停地敲打着,Jack可是由衷地开心。然后问题就出现了,在建立新的连接时与BT的连接也响应起来,他在操纵其他泰坦操纵BT的感觉也在脑中出现。这种问题本应该反馈给技术部门,但Jack没有,他说不清为什么只是隐隐觉得如果和BT连接真的被移除了那自己会真的和BT告别,在旧连接的影响下他还可以假装自己在驾驶BT,在幻觉下战斗。

双重连接导致的头疼又在轻轻发作,Jack已经习惯这种程度的头疼了,每次发作时他都会想到BT还有那台复制机体。Jack其实很想问那台复制机,关于他会不会冒着任务失败的风险用圣盾罩着自己,问他会不会为了任务自毁,还有问他为了任务能牺牲多少个铁驭。

“我不会再失去另一位铁驭的。”圣盾下BT说的那句话耐人琢磨,那听上去是人工智能的觉醒。

头疼还在继续,持续时长已经超过了平时。Jack有些难受地停下脚步,在头盔里难受的喘息。和指挥室的无线电还开着但估计他们都忙着指导其他铁驭没空理自己,Jack摸索着脖颈的固定带想取下头盔透口气。还没等他摸到固定带头疼变得更加剧烈了,一股划破空气的声音在颅内回荡,剧烈的头疼让Jack觉得有千万只手在他脑壳上抓挠,尖锐的指甲划出道道划痕。

“我不会再失去另一位铁驭。”

BT的声音又冒出来,Jack抱着脑袋跪倒在地上,手里的模拟步枪掉在地上。

“协议三:保护铁驭。”

划破空气的声音越来越响直至变成一声爆炸,像圣柜最后的爆炸声一般带走了Jack脑内的BT和头疼。

“不明物体空降至训练场内!”从疼痛中缓过气的的Jack听到无线电传来的声音,他顺畅地呼吸着,粗鲁的呼吸声几乎盖过无线电。他抬头看了眼天空,蓝天上面有道垂直的痕迹,是什么东西空降的尾迹——也许刚刚的声音并不只是脑子的问题。

指导员在无线电那头报了一串坐标,正好离自己不远。Jack摇摇头,平缓了一下呼吸向指挥室说道:“铁驭Jack Cooper前去查看。”

“驳回,”是Sarah坚定的声音,“原地待命直到你的泰坦到达。”

Jack撇了眼屏幕上指示的泰坦距离——1.5公里。

“了解,长官。”Jack答道,一边捡起步枪调整了一下地图的标记朝着不明物体的方向前进。

“Cooper?”Sarah的口气带上些许威胁。

“原地待命中。”

“那为什么你的坐标在移动?”

“你看错了吧,长官,我正在原地等在泰坦。”

Jack加快步伐,只要跑几步就能看见那个不明物体了。大脑已经清醒过来,指挥着身体快速前进,Jack熟练地前进缩短着与不明物的距离。

他停下脚步,站在百米处就已经能看见不明物的样子。Jack呆呆地望着,无线电还在传来Sarah的痛骂。

“报告!不明物扫描结果是我方泰坦!”背景里有人汇报着。

“不可能,最近根本没有铁驭带着泰坦出任务!就算有也不会降落在训练地。扫描机型是什么?”

“是真的……”Jack回复道,他的声音听上去发虚,“是BT。”

“Cooper,你在说什么,BT离你有一公里远。”

“报告!扫描机型是……”

“BT-7274”Jack代替无线电那头的人说道。

他撒开脚冲着BT狂奔过去,忽视掉耳里Sarah疯了似的警告冲过去。

“那不是BT!Jack!那不是BT!快回来那是个陷阱!其他铁驭和附近泰坦迅速赶到坐标处!所有模拟敌机停止模拟并立刻赶去坐标处!训练中止!”

但Jack不听,他确定那就是BT,从第一眼就能确定。这种笃定是神经连接带给他的,是无法被推翻的,此刻只有一个事实在Jack脑中,那就是他的BT回来了,而他要去找BT。

落地时溅起的飞尘散开,在被砸的七零八碎的地里单膝跪着一个巨大的泰坦。他站起身,太阳的光芒洒落在那机甲片上让着复杂的机械造物看上去就像神话中披着圣光的真实泰坦。他转过身面对着狂奔而来的Jack。

“BT——”Jack隔着头盔呼喊着,挥舞着自己的手臂,“我在这——”

BT立在原地,手里还攒着那巨大的泰坦武器,随着Jack的前进太阳被巨大的BT遮住,背着光的泰坦看上去更像是死亡使者。不安在心里滋生,促使Jack放缓自己的步伐,无线电里有各方的声音其中他能听到复制BT的声音。是同样的声音,可是无线电里传来的显得机械又呆板远不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大铁疙瘩。

已经足够近了,Jack停了下来抬头看着BT。代表他眼睛的泰坦核心发着光,它转动方向好更清楚的观察Jack。

“BT?”Jack又尝试了一遍,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有什么地方不对。

BT动了动手指攒紧自己的机枪,核心的挡板缩了一点似人类的眯眼。Jack也握紧枪,后退了一步,无线店里传来各种各样的警告和回报,屏幕上显示复制机正在飞速靠近。

枪不对。

Jack又退了一步。

BT是左撇子。

他紧绷起来,警惕地看着右手持枪的BT。即使是复制机他也是左撇子,这是程序员的规定的。

有人在驾驶室里。

Jack意识到这点,不安感简直炸裂开。他意识到BT并不是沉默,他只是在和驾驶室里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混蛋交谈。

有人他妈的在我的BT里!

Jack愤怒地想到,下一秒他迈开步子飞快跑到没反应过来的BT脚后,他用力一跳抓住脚后的固定杆然后蹬着关节处跃起一把抱住BT的腰部,步枪被他落在地上——不过也没用里面都是模拟弹,冒名的驾驶员操纵BT动了起来一只手伸到背后来扯他。

“这是我的BT!我才是他的铁驭!”

Jack吼着,确保里面的混蛋能够听到。Jack企图跳到正门打开驾驶舱把那个狗日的拖出来揍一顿,可是那混蛋更快直接抓住了他的一条腿想扯下他。Jack爆了句粗,双手还扒在BT上,他退而求其次抓住离他最近的电池,一手一块,接着任由着自己被扯开。一块电池顺利的脱了出来,还有一块卡在凹槽里。电池在一只手里垂下去跟着Jack甩动着,他感觉自己的肩要掉下来了。另一只还握着卡住的电池柄,那个混蛋扯自己的时候绝对没有收力,导致Jack听到一声清脆又响亮的声音从左手传来接着就没了除痛之外任何左手的感觉。

右手松开了,电池被甩出百米外,Jack也同样地摔了出去重重摔在土地上。嗡嗡声遍布了Jack的世界,甚至都盖过了无线电。他的左手挂在身边像无用的香肠一样,Jack撑起自己用着模糊的意识喊着。

“BT——是我,Jack!”

Jack晕得不行,连起来都是摇晃着的。BT迈着步子走了过来,巨大的阴影完全笼罩了自己。他听到巨枪上膛的声音,但晕乎乎的脑子无法下达正确的指令让自己闪避。

“我不会再失去另一位铁驭。”是记忆的余波。

Jack摇着身子,喃喃着,“你要失去我吗?”

BT顿了顿,举起枪,漆黑的枪口对准Jack。

“BT……”Jack无力地喊着。

“报上姓名与你的……”BT突然开口,那个熟悉的声音念着驾驶舱内混蛋的话语。Jack还没来得及为此感到生气,背后又有巨响传来。

是复制机。

转动脖子已经有些困难了,Jack怀疑那一摔让自己脑子摔坏了。

复制机冲了出来扑倒了错愕的BT,两个双胞胎扭打在一起,金属碰撞的噪声让他的头疼。更多的模拟机和驾驶着泰坦的铁驭冲了过来加入BT们的战斗。

“去检查Cooper铁驭的情况!”他听到有人喊,有人从背后架住他。

“别伤害BT……”他说道,并不确信其他人有没有听到。

实际上他们并没有打多久,BT很快就被控制住,看上去那个冒牌铁驭似乎也没有抵抗的意思,他在看到所有人冲过来的一瞬间就放弃抵抗了只是提着枪愣在原地。

“未注册铁驭请立即从驾驶室出来!否则我们会使用暴力!”

BT迷茫地看着把他团团围住的众人,还有眼前和他一摸一样的正握着他核心的BT。

“出来!”

场面又僵持了一会,Jack真的很担心他们会对BT发动攻击。

BT发出一声放气声,舱门打开了,冒牌货从里面站起来双手高举着示意投降。Jack昏沉的脑袋突然像是被击中一般清醒过来,在头盔下Jack做出他有生以来最惊讶的表情,待在原地看着舱口的铁驭,震惊得几乎忘记呼吸。

那是一个几乎和他一摸一样的家伙,一样的体型,一样的装备,一样的头盔,只需一眼他就能确定那家伙从头到脚都和自己一摸一样,这份笃定和他第一眼看到BT就能认出这是他的BT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那家伙的衣服是蓝色的。

震惊之余是铺天盖地的恐惧,不安和强烈的违和感炸开来,Jack感到全身都涌出鸡皮疙瘩。

然后那个人转动脑袋看着突然凝固的人群,接着开口了。

“你们干什么?自己人。”

我的天啊。Jack在心里发出哀嚎。

那是个女声。

tbc

  5
评论
热度(5)

© 焚书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