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书食灰

名叫见鬼的垃圾
基本混迹在微博http://weibo.com/u/2868370472(快来找我玩)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CN/epsilonslifecir?event=0
最喜欢portal系列,只要你玩portal我们就是同志了
写文只爽自己

 

【Undertale】friendsssssssss

黑化背锅猹+ooc+GE
主要想欺负一下小花花最后又私心加了些人类组
兽娘真好看啊。

——————————————————————————

昏黄的光线透过彩窗映在黑暗的室内,一朵金色的花在地上匆匆前行。它熟门熟路地踏过新居,在不怎么复杂的地宫下找到了那个鲜有人拜访的地下室。

“拜托,拜托,拜托,一个就好,一个就好。”变调的怪声从金色花儿的嘴里发出,它原本应该是花蕊的地方长着一张怪异的脸,此刻这花正因为焦虑而皱起眉头。而在它说话的当儿长着尖刺的藤蔓从地下冒出搅乱了原本整洁的地板,它们像蛇一般超地下室游去。flowery操纵着其中一条打开那扇虚掩的门,七具棺木横在地上肃穆的气息环绕在它们周边,常年缺少阳光的照耀这里的寒气可以轻易让人联想到那些徘徊不去的亡灵依然在这里倾诉着他们的执念。然后flowery没有管那么多,它飞快的走过第一具空棺木,径直朝着里面剩下的六具奔去。

“拜托,一个就好,拜托。”它喃喃着,眉头越发紧皱起来。

藤蔓缠上那些精致的棺木,它们轻易地打开这些封闭的黑匣子。尖端依次探入亡灵的栖息地,它们细细地在光滑的内衬上探索着,然而出了冰凉的丝绸内衬它们什么也没找到。

“不……拜托了……”flowery的花瓣耸耷拉下来,无力的自言自语里渡上了一层绝望,它不甘心地继续操纵着藤蔓搜寻。

什么也没有。

沮丧地收回藤蔓。地下室的孤独渗入金色的花,flowery无助地望向那些比它高好几个头的棺木,它在其中一具上看到了自己的倒影——本就不好看的面容因为焦虑而揉成了一团,乌黑的双眼散发着红光颤抖着望向外界。

得快点走,要逃走,逃走,逃走,逃。

对自己的倒影无声念叨着,flowery跌跌撞撞地朝门口跑去。

它漫无目地拖动着自己无力的躯体前进,四下寂静地连鸟叫声都没有,落日的余晖撒在审判厅内给这里带上一层悲壮的滤镜。大厅的几根石柱带着曾经的骄傲立在原地,它们落下的影子盖住了这朵不足为道的小花,彩窗上的国徽像是凝聚了整个地下王国怪物们的决心一般闪闪发光。

审判厅的威严和庞大加剧了flowery的无助感,逃跑的念头牵动着它的步伐,孤独正在被无限制地放大。它看见远处闪烁的金光,不用靠近看它也明白了那是什么,经历了无数的周目flowery自然不会忘记那个存档点的样子。它抱着一丝希望走到那点前对着它举起叶子。

“再给我一次机会……”flowery祈求道,靠近着那奇异的东西。存档点傲立在半空,光芒在它周边以一种奇特的规律闪烁着。“求求你……”金色花儿的语气不自主地颤抖起来。

金光不为所动。

绿叶垂了下来。它是多么傻竟然以为自己能再次拥有存档的能力,唯一能使用这个能力只有拥有强大决心的存在,可它连一颗属于自己的灵魂都没有。不像那个人类,她有她的灵魂,她有她的决心,她有她的目的,她有毁灭一切的能力。

flowery抬起头,求生的欲望再次牵引它往前走。一摊红色的印迹横在路中央,它麻木地看了眼,不用思考就知道那是来自那个微笑垃圾袋的。它不为那个蠢骷髅的失败感到悲伤毕竟自己也曾无数次的读取档来战胜这个烦人的家伙,这摊东西只能提醒flowery她已经强大到打败审判者了。

而接下来……就该是那个懦弱的国王了。

flowery走出大厅,一段路之后不出所料地看见那柄红色的三叉戟。这没能激起它心里一丝丝的涟漪,除了明白死亡正不可避免地逼近自己所带来的恐惧而已。

再往前就是尽头了,无形的结界挡在原地,外界在魔法的作用下宛如一个诺大的走廊,一段段的波浪在边界涌起向前延伸直至在无法看到的远处消失。这里空无一物,只有隆隆的结界嗡鸣声在flowery耳边反复回响,它举起藤蔓用尽全力向结界击打过去。由于魔法而变得异常坚韧的藤蔓在刺向结界的一瞬间就仿佛陷入了泥潭一般,感觉上坚硬的结界在与藤蔓接触的一瞬间仿佛变成了一团柔软又粘稠的物体,藤蔓被卷入其中所聚拢的力无处释放只能保持着坚硬的状态继续深陷。这样的结界就是一张无比柔韧的保鲜膜,它可以无限延伸但你永远无法触碰到真正的那一头。

“打开啊!”它再次落下恶狠狠的一击,结界伸展开却没有撕裂。“求求你了打开吧,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flowery对着结界大喊,眼泪在眼眶里盘旋着,黑白色的波浪在另一端的走廊游荡又交汇。

“你知道出去的话要一个人类灵魂和一个怪物灵魂吧。”flowery冻在原地战栗地听着背后脚步声,来者投下的阴影爬上它的茎。它回过头,畏惧地看着人类的接近,目光最先落在那双黑鞋子上,已经变黑的血液从鞋底溢出flowery向后望去瞥见了那些宛如烙在地上的血脚印。它咽了口唾沫,颤抖着继续抬起视线,脏乱的棕裤和蓝紫条纹的毛衣依旧套在frisk身上,唯一的不同的是那些血迹大片大片的血污几乎快要掩盖了衣物本身的色彩。

人类的手举在胸前,手中熟练地转着一把精致的小刀。刀尖在空中划出凛冽又不可见的痕迹,她用两个指头轻握住刀柄然后反手将刀子从手背上翻入手心,接着其余几根手指点过刀背让它又再次翻回手背。刀刃上未干的血迹在她手指上留下几条血丝,它听见刀尖划破空气时那扎心的声音,结界发出明晃晃的白光由刀子折射到这个孩子脸上,让受害者们能一见恶魔的真容。

“可你连一个怪物灵魂都没有。”她迈着轻快的步子接近这对蜷缩着的花儿,嘴里重复着一个简单的事实。

被照亮的脸后面的并不是那个单纯的frisk的了。枯黄的肌肤上带着几滴鲜血,frisk的眼睛一反常态地张开着,一双血红的双眼透过frisk的身体朝外窥探着,审视着这个亏欠她的世界。这双嗜血的眼睛正是flowery最熟悉不过的。

那是frisk亲生培养出来的恶魔的双眼,而此刻对复仇的渴望在这双眼里闪耀。

“chara……我……你好呀……我……”它结结巴巴地说着哽咽的哭声夹杂在词句间渗出,因为恐惧而不自觉地往后退去直至它整朵花都贴在结界上。纵然flowery竭力拉开他们间的距离,可她的影子仍旧笼罩着它。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很对不起……”眼泪从它眼眶里掉下来,它的面孔变得比充满杀意时更扭曲。“我没有要背叛你的,我没有的chara,我们……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chara?我们以前多快乐啊,我不会背叛你的……”

flowery弓着身子,提起嘴角拼出一个奉承的笑容,它尝试发出笑声可一声响亮的抽噎声从喉咙里泄出。

chara不为所动地转着小刀靠近它,她猩红的眸子嘲笑似得看着眼前这个可怜的小丑。

“我,我还可以做很多事情的,我还可以做很多事情的。”花儿感觉到了死亡正在自己头顶盘旋,“真的,我可以帮你带来更多怪物,你不想知道其他怪物们躲在哪里吗?我,我可以带你去找他们,然后你就可以继续你的屠杀了。所以,求求你,chara,求求你。”

人类瞪着恶魔的眼继续踩着血脚印前进。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chara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不想死,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对不对?我们可以继续做朋友的。”绝望彻底支配了这个丧失灵魂的怪物,对于死亡的恐惧填满了它因失去灵魂而感觉空虚的心。它盲目的祈求着即使心底早已明白自己根本无法动摇眼前这个真正怪物的决心。

它将为吞下自己的所种下的恶果。

它将是复仇的最后一步。

它将横尸此地。

死神披着frisk的皮囊降临,chara立在flowery的面前低着眼不屑地看着这个可笑的花。它战栗地缩起来,花盘几乎是贴在地面上,它从下往上仰视着chara。chara嫌恶地皱起眉。

“最好的朋友?”她玩味地重复道,停下了手上转刀的把戏,随意将刀子向上一扔然后抓住刀柄,优雅转身对着身后精准又致命地一挥。一截藤蔓随着chara的抬手而落下,脚下的flowery因藤蔓被砍断而发出疼痛的呼声。

“最好的朋友就是该暗算对方吗?你觉得我会不知道你恶心的把戏吗,我亲爱的小王子?”chara用指尖拭去刀子上血液与植物液混合的粘液,她不自觉地笑了起来指尖在刀尖上跳着欢快的舞。

“不,不是的,我可以解释,我不想死,我没有背叛你。”

chara快步走近一把抓住它的茎然后一用力将其拽离土壤,flowery的尖叫声代替了它疯狂的胡言乱语。它的根暴露在光线下,随着离地面的越来越远根须一根根地崩裂在空旷的地底发出响亮的声音。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它摇着头,绝望充斥着它的脑子,脑中充斥着其他怪物死去的样子。无情的刀刃在他们身体上撕出骇人的裂口,他们会不知所措地看着致命的伤口徒劳地想逃离拭去的结局,他们绝望,他们死亡。即使没有全程目睹人类行凶但flowery最清楚不过了每一个怪物面临必死的命运时会怎么样,它也屠杀过,它也折磨过他们,它了解死亡的痛苦。

就像在一切开始陷入这可怕的轮回前,他倒在那片金色花海里,虚弱地喘息着,力量和生命同时从残破的躯体里流出。无助感紧紧捆住他,金色的花儿捧着他等着他的消失。混杂着遗憾的美好在那种翻涌,泪水不自觉地逃出眼眶,死神将他冰凉的手放在他脆弱的灵魂上然后轻轻一用力。他太累了以至于无法对死神说不,于是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响起,身体也随之慢慢化为尘埃。那颗他无比珍惜的灵魂孤单地悬在半空接着黑暗吞噬了他。

血色的双眼凝视着那双充斥着泪水的眼睛,chara品味着它的绝望。看着它的无力挣扎使得一种莫名的愉快在chara心底滋生,她伴着flowery的嘶喊笑了起来。

“叛徒。”

chara收起笑容,冷漠地宣判它的罪行。

冰冷的刀尖无情地刺穿了它。

一切聒噪的杂音戛然而止,甚至没有灵魂破碎的声音。

chara随手扔下手里已经枯萎的花,眼前的结界发出不知名的隆隆声。她随意地哼着调子手指随着曲调的起伏在结界上跳动,指尖下泛起一阵阵涟漪然后归于平静。

“叛徒。”

小小的人儿回过头念叨着,脚尖轻轻碾过散落在地上的花瓣和它。决心环绕着她指引chara向最初的地方走去。

走过染血的审判厅,穿过空洞的新居,她沾血的脚印在热域留下无法抹去的印迹,她的歌声伴着瀑布的湍湍流水回荡在回音花的居所,雪镇收下了她身上无数怪物炼成的血腥味。

大门再次被开启,离家的孩子又回到了故居。

chara最后来到了一切开始的地方,金色的花儿在原地无神地盛开着,对身后已经天翻地覆的世界全然不知。

在花丛中间躺着一个过去的亡灵。

“朋友?”chara放慢脚步,目不转睛地看着花丛中的躯体。

她不需要朋友,朋友只是背叛的前兆,最好的朋友只是意味着这个人或怪物将会伤你伤得最深罢了。chara不需要朋友,chara不需要背叛。

花丛离她更近了,有什么本属于她的东西正在召唤着她,一股力量拽动着她藏在frisk体内的灵魂。chara没有反抗任由着这股力量将她与frisk剥离。

血红的双眼黯淡下去,窥探的恶魔走下了舞台,frisk的眼睑慢慢闭合,脸变回了平静。失去了控制的身体无法保持平衡而倒地,而面前的花丛里却有了些许动静。

逝去的亡灵在花儿们的亲吻下带着金光回归,她的决心重新在这片绝望的土地上闪烁着。

chara从花丛中站起来活动着自己僵硬的躯体,她看着倒在地上的frisk慢慢恢复意识迷茫地看着自己。

正如chara所认为的,她不需要朋友,她有frisk——她的搭档,她的伴侣,那个将永不会背叛的她的人,那个重新赐予她生命的人。

看着眼前几乎和自己一摸一样的人,frisk无所畏惧地凝视着chara的眼睛,琢磨着她笑容的意味。一切似乎都结束了,她唤回了chara是时候开启一个新世界去取得完美结局了,frisk松开手里不属于她的刀子,举起手等待着档案界面的出现。

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

“greetings,partner。”chara用沉默许久的喉咙开口说道,这种感觉比她之前用借助frisk决心的力量而形成的实体要真实得多。她也举起一只手,一个方形的界面出现在她面前,“再找这个吗?”frisk惊讶地张开嘴,然而看见chara胸前那颗艳丽的灵魂便又明白了什么。

chara调皮地笑着,她走出环绕着她的花丛,慢慢走到frisk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天真的孩子。她不知道自己放下了多么大的罪孽,她也不会知道那个完美结局将用不复存,此刻也不会知道她努力唤醒的人只是她的罪孽的见证者,她的审判人,她的共犯,她一生无法摆脱的阴影。

当frisk知道真相之后会有多么奔溃呀,但和chara有什么关系?

她微笑着,将档案的面板移至frisk面前。

是的,chara将永远陪伴这个同类无论她尝试躲到无论哪一条时间线里,她要frisk牢记自己的罪孽,她frisk明白自己永远是个罪人而唯一宽恕她的只有chara。能否拥有自己真正的躯体根本毫无所谓,她的灵魂将永存。chara知道frisk永远无法逃离自己,现在她只需要确保frisk不会走上asriel的路。

她们不会成为朋友。

“只要你给我你的灵魂,我可以重置这个世界让你去享受完美结局。”

frisk毫不犹豫地点点头,chara得意地笑着。现在没人会背叛她了。

“那么,”她打了个响指,界面上的内容也随之改变,“来重启这个世界吧,我亲爱的。”

*消除 *不

frisk抬起手。chara自信地微笑着,她可以轻易地用自己的眼睛看透眼前这个孩子稚嫩的心灵和简单的想法,她知道frisk最后的选择会是什么。

她按下了“消除”。

果然,孩子的心思就是容易看。

“很好。”chara拥抱住frisk,“现在我们将永远在一起了。”

“滴。”世界开始分崩离析,chara继续保持着拥抱frisk的姿势努力记住拥抱她的感受和温暖。

现在,没人会背叛她了。

  20 1
评论(1)
热度(20)

© 焚书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