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书食灰

名叫见鬼的垃圾
基本混迹在微博http://weibo.com/u/2868370472(快来找我玩)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CN/epsilonslifecir?event=0
最喜欢portal系列,只要你玩portal我们就是同志了
写文只爽自己

 

LOVE&love后面一丢丢

如题

——————————————

sans把手揣在兜里漫无目的的打着圈儿。在平时他现在应该在自家屋里用着舒适的姿势躺着看星星,sans喜欢看那些由几百万年前发出的光,这总是可以让他感到平静,更重要的是这可以让他感到实实在在的自由。不过现在不行。sans的心牵挂着frisk,他不明白frisk究竟还有什么未完成的事。一切都很完美了,怪物们得到了解放,他们都能自由地行走在真正的阳光下,人类与怪物也能友好相处。一切都很好。

她还需要解救谁?

sans琢磨着,踢着脚边的石块慢慢向送frisk下去的洞口方向走去。就sans所知所有怪物都离开了地底,就连融合怪们也离开了。一个无人之地究竟有谁还需要被救赎?

恐惧感挥之不去。凭借着他零星的记忆和他慢慢了解到的关于“存档”和“道路”的知识他害怕着。众多怪物的幸福说到底只在那孩子的一念之间罢了,如果她后悔了,如果她对哇好奇心战胜了理智会怎么样。

石子被踢出了sans的前进路线,他停下了看着那块无害的石子。

“会很糟糕。”这具骷髅不自觉地出声道。

实际上真的太糟糕了。

只需要frisk一动手,所有的幸福都会消失。他们将重新陷入束缚之中,在绝望中幻想着不可能到来的自由。

真的,太糟糕了。

sans摇晃了一下,蓝色的火焰吞噬了他,下一秒他出现在洞边。站稳之后sans匆匆寻找起了frisk的身影,他很轻易地就看见在不远处树底下的孩子。

“嘿!孩子!”他打着招呼慢慢走进,他注意到脚下的洞穴的石壁上那些攀附这的藤蔓都消失了。“我有些担心你就先过来看看啦,事情都办完了吗?”

树下的人类背对着他对着什么东西在说话。

“孩子?”sans又靠近了一点,他敏锐的感官察觉出此刻的frisk有些不同,不安在心底翻腾而起。他调节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确定自己可以随时召唤出龙骨炮以及攻击的准备。

听见sans靠近的脚步声,人类直起身子又匆忙说了句什么接着她的脑袋便垂了下去。

不安的感觉消失了。sans加快步伐靠近人类,担心frisk陷入了什么昏迷。然而最先进入他眼里的是夺目的金黄然后才是frisk安然熟睡的脸。

他方向的叹了口气,却又纠结着要不要靠近frisk。那朵金色的花,可,真诡异。

“是你啊。”花朵开口说道。

好吧这就更诡异了。

sans突然想到papyrus说过的“会说话的花”,一股既视感笼罩了sans。他在似曾相识的感觉里浮动着甚至都没想到怎么回应这朵花。

攻击。

他的直觉告诉他。

sans举起自己手掌对着那朵诡异的花,慢慢蓄力,蓝色的灵魂开始闪烁起来。他的视线撞上了frisk平静的脸。

不。

sans放下手,摇了摇脑袋把自己从朦胧的感觉离拉回来。

“嗨。”他回复,意识到自己语气里带着一股莫名的厌恶,“frisk带你上来的吗?”

那朵花忧郁地看着他:“差不多吧。”它像是又思考了一会,犹豫着又补了一句,“对不起,sans。”

骷髅纳闷这朵怪花怎么知道他的。不过看着frisk的面子上他没有问下去,况且在这种寒冷的天里把一个孩子放在林子里可不是好事,要是frisk感冒了他肯定是遭骂的那一个。所以当务之急还是先把frisk带回去,至于这朵花。

sans看了眼在人类怀里的金花,厌恶的感觉还是挥之不去,他不明白自己干嘛对一朵花这么上纲上线。

“我猜是frisk告诉你我的名字吧,那下次你也得告诉我你叫啥,不过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们得回去了。真不该答应这孩子这么晚带她出来的。”sans腼腆地笑了笑。

他半跪下去准备抱起frisk,把双臂环抱住frisk后sans用力站起来。

结果什么也没发生。

“其实你不用勉强自己抱她的,直接传送会更快的。”那朵花建议道。

sans感觉到了尴尬,但他又尝试了一次。

这次他抱着frisk离开了地面大概一公分。然后又跌回去了。

“真的不用勉强的。”那朵花多嘴道。

sans感觉自己更讨厌它了。

  5
评论
热度(5)

© 焚书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