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书食灰

名叫见鬼的垃圾
基本混迹在微博http://weibo.com/u/2868370472(快来找我玩)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CN/epsilonslifecir?event=0
最喜欢portal系列,只要你玩portal我们就是同志了
写文只爽自己

 

【undertale】SOMETING SECRET

cp向,猹x福
看完chara人物分析的一个小小的脑补

设定chara的灵魂从frisk一开始掉下来时就附在frisk身上,frisk也因为有着chara灵魂的原因能感知chara,而chara也能在frisk保持一种类似幽灵的形体。

有着无可避免的ooc和可怕的幼稚文笔以及突然的怪异展开,但有什么关系,我充满了决心。


frisk凝视着平静的水面,上面倒映着她平静的脸,在这洞穴里河水上带着一层漆黑的隔膜使得它宛如深不见底的江海。墙上发光的石头为这阴暗的洞穴提供了唯一的光源,同时也将这儿变得如同梦幻的宇宙,它们代替星星悬在空中见证着一个个在这发生的故事。众多石头发出的微光被水面收入又再次散发出,使得洞穴的可见度更高了点。

“但如果在太阳下会更好。”frisk想到“更亮些的话就能看到水下了。水下会有些什么呢?”

水面轻轻波动了一下,远方似乎正有人渡河而来。

frisk不再继续盯着水面中的自己,她抬起头对着波动的方向看,那边是一片寂静的漆黑只有几颗石头在倔强地散发着光。身后的人开始催促她,frisk留恋似地又看了会然后才不紧不慢地站起身。

“有什么好看的。”说话的是无论身高和面容都是和frisk自己极其相似的人,不同的是frisk的肤色更枯黄些,然而最大的区别还是两者的表情。frisk保持着平静的表情,而另一人有的的表情可远比“平静”来的多,至少她现在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等。”frisk简短的回答到,说完便继续低着头看着水面,猜测这水下的生物和地表上的是否会有不同之处。

“如果盯着水面是你等待的方式,那可真够无聊的。来聊天不好吗?”

frisk以沉默回应,这让另一人沉默了一会儿。

“嘿,我说……”她跳到frisk面前,“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冷淡呢?”

frisk抬头看着她,用“平静”的表情表示不解。

“就是这个表情啦。我和你已经走过了这么多的时间线,你都没什么大的表情变化好吗。以及,你究竟就是闭着眼睛还是什么?”

frisk抬了抬眉毛。

“不,这还是没变。”

frisk抬起了一边的眉毛。

“这也不算……好吧当我没说。那眼睛呢?”

“我看着你呢。”frisk闭着眼说道。

另一人陷入复杂的纠结中。

“所以……你只是眼睛太小了吗?啊啊啊算了算了。”她甩了甩头然后走到岸边坐了下来,双脚在湖面上悬了一会接着用力地砸入水中。没有水花溅起,没有涟漪泛起,平静的水面依旧光滑如镜,她的身躯仿佛只是融入水中。“洞穴的水清凉无比,想着把脚放进去不禁让你平静的心更加平静。”她用朗读似得口语说道,“而和chara一起会使你更平静。”她调皮地眨了眨眼。

frisk低头看着摇头晃脑的chara,然后脱掉了自己的鞋袜卷起了裤脚,挨着chara坐下了。水面泛起涟漪,光滑的水面被扰乱frisk的倒映扭曲了,frisk还是在想水下的生物。

随着水没过frisk的腿,冰凉的感觉涌上了frisk的心头,通过她chara也得以感受到那股冰凉,她跟着frisk一齐打了个冷颤。

“看来洞穴的水远比你所想的清凉还要凉。”chara继续用朗读的语气说道。

“所以我还是好奇你的眼睛。”chara一边踢水一边问,即使根本没有水被踢起来。

“这很普通的,没什么好说的吧。”

“如果上面的人类已经做到了闭着眼就能走路还能到处乱窜打架的话那还真的普通得不得了呢。”chara挖苦到,她侧过头看着这个和自己面容相似的孩子,“反正现在无聊嘛船夫/妇还要很久呢,我们来交换秘密吧,你告诉我你怎么做到一直闭着眼的我就告诉你我的一个秘密。”

frisk想了想然后点头表示赞同:“你先说一个。”

“喂喂喂不是应该你先说嘛。”chara不服气的说,两条小腿踢得更欢了。接着chara又转成旁白的语调说:“chara对这交易感到失望然而看在是可爱的frisk要求的份上chara只好同意。”

“那么我的秘密就是——我喜欢金色花茶。”

“这可不算什么秘密。”frisk反驳道,想到之前在undyne家拿出闹剧。

“喂喂在你和undyne做朋友之前的时间线里你完全不知道好吗!”chara嘟起了嘴。

frisk觉得chara嘟嘴很可爱,接着又想到她面貌和自己的高度相似这一点使得她觉得自己仿佛在看自己嘟嘴。想到自己会觉得自己可爱,frisk不禁难得的想笑。

“哦!我看到你嘴角动了,那上扬的弧度我是不会认错的!”chara突然叫起来,激动得甚至停下了踢水的双脚,“你在笑!!!!”她兴奋地得出这个结论。

“没有,”frisk简单粗暴地否决了,即使如此chara还是笃定地认为她看见frisk笑了。“但我还是知道了所以这不算秘密,换一个。”frisk岔开话题,可chara还是沉浸在刚刚的发现里。

出于迷一样的心思,frisk学着之前chara的样子嘟了个嘴。

chara回过神来震惊地盯着她。

chara感觉有什么击中了她的心,没错就是那颗现在寄居在frisk身上的心。

chara觉得自己要被可爱升天了。

哇,这人好可爱。

“我,你,哇,哇,你。”

“不懂。总之一个正经的秘密。”

“老实讲我现在不是很关心你的眼睛为什么总是闭着了。你刚刚吓到我了,说真的就连之前和mettaon在……比舞的时候,你就算做着很……”想到之前frisk做的那么多夸张的动作chara笑了起来,“说真的,那个时候你是怎么做到一边拜造型一边还保持着那种表情啊哈哈哈”

chara放肆地笑着,frisk不解地看着水面上自己的倒影。波动的水面映照出她模糊的脸,这是张很普通的脸,不过如果chara能也能被倒映出来的话没准她可以发现自己究竟哪里不同寻常了。可惜并不能,现在的chara只是一个只有frisk自己能感受到、触摸到的亡灵罢了。

“话题是不是跑偏了?”

“哦……我还是不敢相信,你在做一遍看看?”chara用手扯了扯frisk的脸,触感比她她想的还要柔软,这让她想到过去的一个人,刚刚愉快的心情有些被冲淡了。

“才不。”frisk掸开chara的手,同时把脚从水里拿了出来,果然在水下待久了就感觉到了冷。她跑到一旁的石头上坐了下来开始甩动自己的脚,耐心地等着它变干。

chara若有所思地跟在frisk后面。“说好的秘密呢。”frisk低着头,等待着chara的回答,心里也有些期待。

“嗯,好吧,那我来一个货真价实的大秘密。”chara站到frisk的正前方,“不过除了有关你眼睛的问题外我还要一样额外的东西。”

frisk抬起头目光正对上chara的。frisk之前并没有仔细观察过chara,在前几条时间线她们两个的距离还不足以让frisk看清chara的脸如果她尝试停下来去接近chara的话她就会害羞地低着头让头发盖住自己的脸然后假装被身后的石头吸引转过身子背对着frisk,而当frisk继续前进时她也只是站在不远处用frisk足够听的清的声音给她指路或解说,除此之外chara简直比frisk还安静,她是一个完美又沉默的冒险伙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交错她们的距离才开始缩短,chara才变得健谈起来,到了现在frisk甚至觉得她有些粘人。

不过现在,frisk直视着她的眼睛。那时一双赤色的眼,它们搭在chara身上使她有种和她性格不符的开朗,但这双本该由纯真填满的双眼却透露着一股疲惫感,它们见证太多太多了,或许比洞穴中的石壁见证的还要多。在双眼之后是一片令人难过的空洞,昭示着她灵魂的缺失。此时frisk从她体内另一个灵魂中感受到到一种新的感情在逐渐露出,那是中庞大的、沉重的、苦涩的感情。

“是什么?”frisk说道。那双眼所溢出的悲伤让她心痛。

“你会知道的。”chara笑笑,毫不避讳地迎上frisk的视线。“知道为什么我一开始就跟着你,并帮助你吗,frisk。”

她叫了我的名字。frisk想到,同时又注意到chara眼中又什么在涌动,心底哪种感情翻滚起来frisk的心跳因此加快。

“因为我喜欢你。”

时间像是突然凝固了。

chara凑上前,几乎是撞击般地吻上了frisk。

这是一个笨拙又短暂的吻。

frisk楞住了。寒气从洞穴深处涌来,冰凉的水珠从她脚上滴落,在寂静得仿佛停止时间流转的空间里传来水流波动的声音。她跳下石头,慌张地拿起一旁的鞋袜。她感受到一股燥热从耳朵根部蔓延开来,不用想也知道她脸上的表情不再是简单的“平静”了。

“害羞了。”身后的chara笑着说,语气有着按捺不住的兴奋但frisk总能察觉到他人话语之下的另一层感受。就像此刻,她感觉到chara也和她一样慌张。

chara只是在用笑声掩盖自己的真实情感。

frisk想开口反驳,但张开嘴却吐不出一个单词。她抖得厉害,甚至都不能好好把袜子套上。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似的,眼前也莫名模糊了起来。她想呐喊,想撕心裂肺地呐喊,想把那股压抑在自己心头的东西发泄出来。

“哈,我知道这是个大秘密。”

frisk终于穿好了鞋袜,她听见船夫/妇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她背对着chara站在岸边,紧张地等着船的到来。

“所以等你冷静下来了可要告诉我你的秘密。”chara用着过度欢快的语气说着,“但如果……”

“如果你之后觉得你不想再见我也可以的,毕竟这个秘密有点……吓人?”还是那个欢快的语调。

“那也没事的,真的,不过是一次亏本买卖而已。你已经在这里来回度过了无数的时间,没有我的指引也是可以的,没准以后你不想见我你可以自己上路,那还更轻松不是吗。”

frisk沉默着,心跳跳得飞快。她看见船夫/妇缓缓驶来。

“chara,”frisk努力用平静的语气说道,“不准你跟上来。”

chara停下了她那过于欢快的自言自语。

“但也不准你重置刚刚那段时间。”frisk红着脸说完,匆匆跳上船还没等船夫/妇开口就指着前方让它前进。

frisk扭头看了chara一眼。她微笑着,如释重负般地微笑着。

“恰啦啦,孩子们真是有活力。”藏在斗篷下的船夫/妇评价道,“想好去哪里了在和我说哦。”

那片狭小的河岸开始往后退去,frisk看见chara跑到岸边对着自己挥手。随着两人距离的变大,chara的形体开始逐渐模糊起来直至消失,随后河岸也开始离开frisk的视线范围。周边陷入了一片潮湿的黑暗中,两边石壁上的石头成了这片黑暗中的主角。黑暗并没有影响到船夫/妇的行驶,小船继续朝着一个没有目的地的方向前进。

抬手拂过自己的嘴唇,上面有些冰凉的感觉还残留在上面,还有的是一种隐隐的痛感——刚刚chara太过用力使得frisk的牙齿结结实实地嗑上了她的嘴。但那种冰凉的感觉挥之不去,此时的frisk全身都在发热唯有嘴唇还是冰凉的如河水。她知道这是chara的温度,想到刚刚chara有些惊慌的样子frisk不禁笑了起来。她回忆着刚刚那短暂的吻,干涩又变扭的吻,她继续笑着。又想到chara刚刚出其不意的告白和那双充满决心的眼睛,frisk笑得更大声了。

有水落在她的脸上,frisk抬手拭去,接着发现这是自己的眼泪。

她不再笑了。

那双充满决心的眼睛又浮现在frisk眼前。伴随着那个决心的还有苦涩。在那个吻之前,frisk从那双眼里看到了很多东西。

悲伤与悲伤。

无穷无尽的悲伤从那双看似活泼的眼里流露出来,蕴藏了不知多久的哀伤一瞬间倾倒出来压得frisk喘不过气。那颗和她一体的灵魂在她体内像从恒久的睡眠中醒来了,用她无法理解的语音倾诉着那些苦痛与遗憾。

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frisk分不清这是chara的灵魂导致的还是她自己。她感到那颗和她一样原本充满了决心的红色灵魂转变成了一种蓝色的灵魂。

蓝色的灵魂,悲伤的灵魂,困在过去时间中的灵魂。

它一动不动,在过去和未来以及现在之间挣扎着。

“chara……”frisk擦着眼泪,“chara……”她一遍又一遍地叫着这个过去的灵魂。

苦涩的心情盖过了之前短暂的快乐和惊喜。这和那颗古老的灵魂共鸣起来,frisk开始放肆地哭起来。流出的泪水有chara的也有frisk的。

一切只是一个不可挽回的童话。她走过一遍又一遍的时间线,她对着那些见过一遍又一遍的碰面重复着同样的对话。她的双手选择过“宽恕”也选择过“战斗”,她想拯救那些迷失的灵魂,frisk帮助了一个又一个怪物们,但她始终无法给那个早已迷失的红色灵魂哪怕一点点的救赎。frisk想使chara再次复苏,然而每一次,每一次最后一击她的双手都在颤抖,每一次她最后都选择了“宽恕”。

她救不了她。

这太难了,太难了,frisk无法用所有怪物的灵魂来唤回chara,选择“战斗”需要太多的代价了,她做不到,她没有那种“决心”。

“对不起,对不起,chara,对不起。”“平静”表象最终还是没能维持住。

“我也喜欢你呀,chara。”

发光的石头默默注视着悄然前进的小船,船夫/妇发出恰啦啦的声音。

两颗赤色的灵魂一同闪烁着。

  7
评论
热度(7)

© 焚书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