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书食灰

名叫见鬼的垃圾
基本混迹在微博http://weibo.com/u/2868370472(快来找我玩)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CN/epsilonslifecir?event=0
最喜欢portal系列,只要你玩portal我们就是同志了
写文只爽自己

 

【GF】【亲情向】永远的双子(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写了个HE

【一】
“终于——”Mabel疲惫地推开自己公寓,心里是无比欢喜地看见自己杂乱的公寓,脱下硌脚的高跟鞋和严谨的工作服的Mabel一头埋进沙发里,忙了一整天的她真是浑身都酸痛不已。

“今天真是累啊,虽然好像每天都这么累,要是不工作就能有钱就好了。”Mabel有气无力地抱怨着,“而且还发生了这种事,真是诸事不利啊。”

Mabel从沙发上坐起来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一支笔对准墙上一扔。“咻——十分!”电灯随着Mabel的咯咯笑和铅笔落地的声音亮起,抓过被自己扔在地上的手提包然后从这塞满化妆品和稿子还有在工作时用来偷吃的小糖果的手提包里找到自己的手机。每次Mabel打开手机都能看到那颗被自己用来做壁纸的流星——粉色的星星拖着彩虹色的尾巴——Mabel轻轻一笑:“你好啊,shooting star。”

翻开自己的通讯录找到那个熟悉的名字,Mabel的手指在通话的图标上停住了。“他这种时候应该还在工作吧……无所谓啦,这种事情不通知他也不行啊。”按下通话键后响起来一阵默认的铃声,Mabel咬着手指焦虑地等待着。

“快接啊,快接啊,快接啊。”铃声突然被掐断,Mabel心悬了一下等着对面响起那个好久没听到的熟悉声音。“您好,你所拨打的……”机械的女声让Mabel陷入短暂的失望里,她果断的挂掉电话又倒回了沙发里。

“你究竟在忙些什么呢……Dipper。”

Mabel退回锁屏界面看着那颗小小的流星,它似乎会永远这么闪耀着。现在是夏天,只是这夏天除了日渐攀升的气温之外和Mabel记忆里的全然不同,Mabel记忆里夏天的色彩总是那么闪耀,那悠扬的蝉声和似乎永不褪色的松树,那些明媚阳光下的笑声,山之间似乎会一直悠悠地流淌直世界尽头的小溪用清澈透底的水带来那些自己从未亲眼见过的鱼虾。只可惜夏天似流星一般飞快的略过你的指尖掠过你漫长人生中短暂的一点,只留下彩色的光辉停留在记忆里不停息散发着迷人的光芒。

尤其是那个夏天。

Mabel蜷起身子静静地听着自己的心跳,杂乱的公寓里只有Mabel一人安静下来之后这心跳声就愈发明显清晰了。声音回荡在屋子里,Mabel想起那个特别的夏天,那小小的阁楼里有两个懵懂的孩子,在夜深人静时Mabel可以听到两个人的心跳。交错的心跳声给Mabel带来一种宿命般的神圣感,所以当她侧过身子看着Dipper的脸时由衷地庆幸自己有这么一个弟弟可以信任和依赖,也深深地相信jishi世界末日也不能分开他们,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但谁又会想到现实的重压和忙碌可以分开两个经历过生死的亲人呢。

Mabel被一阵铃声打断思路,抬手拿过手机看见上面来电显示是Dipper和一张他穿着白袍子的笑脸。Mabel兴奋地坐起来接通了电话后大喊:“Dipper!”

“Hi,Mabel。”电话那头传来疲惫的声音,Mabel几乎可以想像得到Dipper一边苦着脸一边嚼笔尾的样子,“有什么事情吗,现在很晚了。”

“其实不是很重要因为解决的差不多了但我觉得你需要知道。”Mabel顿了顿,“是关于叔公们的事情。”

“……”电话那头寂静了几秒,“说吧。”

“我今天接到Ford的电话,Stan他从小屋的屋顶上摔下来了。你知道的,如果是以前他肯定拍拍屁股就起来了但是现在嘛……和Ford环游世界时落下了脚伤年纪大了身子骨也不是那么好了,所以帅得还挺严重。”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Dipper疲惫的声音里透露出一股焦急和一些愤怒。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不过没事了,他们去过医院了现在就呆在小屋里养伤。不早点说是怕我们担心,而且你似乎经常联系不上,你似乎……一直专注于工作。”Mabel小心的排遣着词句。

“……好的我知道了,代我向他们问好。”

“Dipper……?”

“嗯?”

“Dipper我真的很担心你。”Mabel鼓起勇气说到,但是电话那头却一下子陷入寂静,“我想知道你究竟在忙什么,你为了工作甚至牺牲了和他人接触的时间,你已经三年没有回家过圣诞节了而且每次的借口都是工作。你究竟在干什么?那些报纸上的……”

“记者都是满口谎言的寄生虫!”Dipper怒哄道,然后又一次陷入寂静,但这次Mabel可以听到他的喘气声。

“Dipper……抱歉,我只是担心你。”

“我懂,如果没事就再见吧。”

“等等Dipper,其实我还想问你想回一次Gravity Falls吗?你懂的,自从我们开始工作之后就再没回去过,这次也可以去看看Stan他们,我们……真的是很久没见了呢。”

Mabel揪着心等着Dipper的回应,在一段漫长又尴尬的时间之后她听见Dipper说:“好啊。”

“太好了!Dipper!我还以为你要拒绝呢,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要不就明天吧!Mystery Twints再次回归!”

“明天就明天吧,都听你的就是。”

“别忘记你的帽子,Pine Tree。”

Dipper愣了一会然后在Mabel最近记忆里破天荒地笑了一次:“别忘了你的毛衣,Shooting Star。”


【二】
Dipper安静地坐在窗外,心不在焉地看着外面飞逝而过的行道树。Mabel尴尬地驾驶着,是不是瞄一眼Dipper脑子里飞速搜索着一个能够打破这种局面又不会让Dipper不爽的话题。

“这是猫吧……”Mabel闹钟没来由地想到。不过也差不了多少,Dipper就像一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的猫要是别人一不小心打扰了他可能就会感受到那股无名怒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Dipper开始渐渐封闭自己,只有偶尔会和Ford交流一些学术问题也偶尔会和Mabel闲聊几句但总是匆匆结尾,而最近甚至Mabel也很难联系到他,Dipper最近不与他人交流整日忙于自己的研究,许多人认为他的研究都是不经之谈用各种直白的活着晦涩的方式向外界宣布这个曾获得无数奖项和荣誉的新生代天才现在已经走火入魔成了个疯子。

“疯子科学猫?”Mabel脑中浮现出一只总是炸着毛带着一副歪斜眼镜披着一件脏兮兮的白大褂的瘦小猫咪。

“这还是蛮可爱的。”Mabel不由自主地笑着说。

“什么?”Dipper转过头问道。

“哦,没什么,没什么。”Mabel笑着摇摇头一边转过一个弯,Dipper困惑地看了眼又扭过头看起了窗外的风景——行道树已经被渐渐替换成树林。

Mabel扭头看了眼自己的双胞胎弟弟。忙碌的生活让他缺乏营养,身子比起那时候也只是长了几个个头也比自己高了半个头想想过去Mabel好不容易比他高出一点时自己有多兴奋了不过Dipper还是和当初一样的瘦弱,他今天穿着一件穿着一件衬衣外面的披着一件单薄的外套和一条牛仔裤,但令人意外的是Dipper真的到来了那顶和Wendy互换的帽子,那顶帽子已经磨损了许多和他的衣服比起来显得各位不协调。这顶帽子让Mabel似乎又看到了曾经快乐的Dipper,Mabel也可以因此相信Dipper没有成了个在暗地里捣鼓毁灭世界疯狂科学家,只是这么没来由地相信着,坚持着。

“我还真的没想到你会把那顶帽子带来,Wendy一定会很高兴看见它的。”

Dipper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抬手摸了摸那顶帽子道:“不是你叫我带来吗,再说带着这顶帽子总是能让我安心不少。你呢?竟然没穿着毛衣来真是让我惊讶。”

“哦我亲爱的弟弟哦,你的反讽可真是垃圾,你放心好了我可是带来了一袋毛衣来还有毛衣毛线分分钟搞出一件来,让你好好见识一下到底谁才是毛衣镇的老大。”Mabel很高兴又能和Dipper开始打趣了。

“想不到我们的天才设计师竟然还愿意窝在小小的毛衣镇里啊,不考虑一下怎么用毛衣统治世界面吗?我的陛下?”

“好计策啊!那本王就封你为帽子大军师为本王统治世界出谋划策。”Mabel压低声音说道。

“我的荣幸,陛下。”Dipper用自己的帽子做了个脱帽礼。

两姐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忍不住同时爆出了一整笑声。

“这样真好啊,Dipper。”Mabel笑着说由衷希望这短暂的片刻能在延长那么一点。

“是啊。”Dipper附和着。

“你知道吗。”Mabel又说道,“你有家人呢,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可以一起来扛啊。”

Dipper脸上的笑意慢慢收了起来,Mabel突然开始后悔说这些话了,但又一想到既然说都说了那就一口气说完吧:“不知是我,大家都有些担心你,不是我们不支持你是我们怕你出了什么意外。我们是一家人啊,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一起做不是吗,所以Dipper不要再封闭自己了好嘛。”

“……”Dipper没有回应只是再一次把眼光投到了外面愈见浓密的森林里去。

“你知道吗,现在的你有点像当初的Ford叔公,自己把自己关起来搞研究却死活不和别人分享自己。”

“我不如他。”Dipper淡淡地回到,眼睛仍然顶着外面。

“没有谁好也没谁不好的,Dipper。”Mabel说到,“你没有理由比Ford差,我觉得你们都是很棒的人,不要盯着自己不满的地方看,我有更好的潜力等着你挖掘为什么要为一点小缺陷停步呢?”

“而且,”Mabel 发现自己的声音不住地变得哽咽起来,“我真的担心,我也真的很害怕。我怕你要是出了像Ford当年一样的意外怎么办?如果你消失了我再也找不到我甚至都不知道你消失了怎么办?Stan花了三十年才找回Ford我呢?我要花多久?如果我找不到你呢?”

Dipper依旧沉默着,Mabel发现自己眼眶开始湿润起来。

“所以求你了Dipper,不要消失,不要孤立自己好吗。”

Dipper静静地抽出一张纸巾递给Mabel:“对不起,Mabel。”

Mabel接过纸巾擦了擦眼睛,心里为自己的眼泪感到一丝羞耻。

“我还是会完成我坚持的事情。”

太阳慢慢地从天空向地平线滑了下去,被拉长的树影笼罩在他们身上,车子依旧这么行驶着,Mabel手里还捏着那张纸巾双眼依旧看着路。Mabel很难说出自己是什么心情,一种空洞洞的感觉在胸腔里涌动着。

Mabel僵硬的点了点头道:“我会支持你的,我相信你,Dipper。”前方出现了那座熟悉的水塔。

“那么准备好怎么吓大家一跳吗!我可是特别告诉了Ford和Stan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们要来了的事情哦,仔细想想怎么出场才能惊艳全场吧!”Mabel打起劲问道。

汽车掠过路旁那块已经褪色的告示牌,仔细看的话上面工整的字体还能被辨认出来。

“Welcome to Gravity Falls。”


【三】
出两姐弟意料之外的是全小镇都知道了他们的秘密回归,这个消息地传播主要是多亏了Soos那条钉在Mystery Shack上写着“Welcome Mabel&Dipper back”还装饰着各种亮片的横幅以及Soos见人就宣布姐弟俩归来这消息。

于是当姐弟俩刚刚在Mystery Shack前停下车搬出自己的行李之后被小屋里突然冲出的人群吓得不知所措,大家推推攘攘地挤在姐弟俩身边欢迎他们回来的庆贺声此起彼伏。Mabel热情地回应着人群的欢呼时不时还跟着大家一起尖叫,而Dipper知识尴尬地笑着不知如何面对如此出人意料的情况。

“OK,各位!”在人群最前面的Ford和还带有腿伤但在人群依旧灵活得像泥鳅一样并且顺利带走了许多人钱包的Stan爬到了Mabel的车顶上对着人群大吼道,无视了Mabel还有其他人的对他们“小心别摔下来”的警告继续说道,“我们的小镇英雄现在回来了!并且在各自的领域也混得了一席之地!”

人群又欢呼起来,带着一种荣耀感——在那次大家都心知肚明却又绝口不提的事件之后几乎每个人都把Mabel和Dipper看成了自己的孩子。Stan等人群稍为平息下来之后结果Ford的话茬继续说:“那么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车程孩子们一定累了,你们觉得他们现在需要什么!”

“一场派对——”不远处的Wendy骑在她那比常人大几倍个头的爸爸身上大喊着,手里挥舞着那顶Dipper作为交换的帽子。Mabel转头看着Dipper,他也正在挥舞着帽子向Wendy致意脸上挂着笑容,那一刻这位年轻的科学家似乎又回到了那懵懂无知向往成为青少年的童年。Mabel看着Dipper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没错!!就是派对!!”Stan说道。

“一场盛大的派对!”Ford也在一旁补充道。

“那么现在——”Stan更大声的喊道,“给这两个孩子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派对吧!!”

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接着Mabel和Dipper被簇拥着来到这个被精心装饰过餐馆。

Mabel拿着饮料走到屋外面,果不其然的,Dipper站在外面呆呆地盯着天空看。“嘿,bro。”Mabel打了声招呼递过去一杯饮料,“你吃完东西后就在外面了,你还好吗,这可是为我们办的派对呢,里面可有好多有趣的事情呢。”

“谢了,”Dipper接过饮料,“我还好只是有些事情需要自己静一静来好好思考一下。”

“你可以……”Mabel止住了话头把后半句“可以和我们一起讨论”给吞回肚子里了,生怕一说出来又会引起姐弟间的不和睦。

“真可惜你错过了那么多有趣的活动,你知道刚刚我们在进行玉米片大赛吗,大家先用玉米片造一座城堡然后再吃掉它,谁的城堡最好看又吃得最快的获胜。你知道大家嘴里都说着‘Never mind all that’但是这个比赛绝对是有寓意的哦。”

“我赌你肯定赢了是不是?”Dipper侧过头笑着问。

“你怎么看出来的?我可没有说自己有参加!”Mabel反驳道。

“你是没说,但是作为你的双胞胎弟弟难道和我的姐姐有点奇特的心灵感应有什么不对吗?”

“哦,好吧看在心灵感应的份上就当你说对了。”

“什么叫做‘就当你是对的’?我当然是对的。”Dipper说到,伸手取下落在Mabel头上的玉米片,“这么明显的证据还在这儿呢。”

Mabel笑了起来点头表示自己认输。

头顶的云层慢慢散开展露出之前一直被小心包裹在云之间皎洁的月亮,星空也更清晰的展现了出来。在冰冷的月光下Mabel并没有感觉到寒冷这或许是和Dipper在一起的原因。

“Dipper,你看你的额头。”Mabel指向那人人皆知的北斗七星——Dipper额头上的胎记也如北斗七星一般,“嘿Dipper其实我有想过为什么你是Pine Tree。”

“因为我的帽子?”

“那为啥不叫北斗七星呢,要知道这比帽子更有代表性。”

“这种事情就不要在意啦都过去这么久了。”Dipper扯开了话题,“趁着有月光愿意赏脸和你的弟弟去散散步吗。”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为什么不呢。”Mabel欣然答应同时又挺直了背摆出一副威严的姿态,“带路吧!”

姐弟俩慢慢地离开喧嚣的人群沿着一条通往不知名处的小路渐渐地走入了树林之中,头顶的树冠挡住了星空只有一些月光从隙缝里透露出来,破碎的月光轻拂在他们脸上也照亮着前进的道路。周围有零星的蝉鸣,如果仔细听也可能会听到松鼠在你头顶掠过的脚步声,夏日的微风吹过树与树之间挥舞着自己的枝干用无人能懂的语言轻轻向对方致意。终于,在忍受城市里以高温和闷热组成的夏天之后Mabel终于在这又找回了那么一丝丝过往夏天的记忆。

“嘿Dipper,你知道吗”Mabel开口说道,“Soos要做爸爸了。”

“什……什么?”走在旁边的Dipper惊讶地反问道。

“哈!我就知道你会有这种表情,你真应该看看自己的脸!”Mabel豪爽地笑了起来。

“那……那这是真的假的?Soos要做爸爸了而我却什么都不知道?都没人告诉我。”Dipper困惑地问。

“当然是真的啦,他们刚刚在和我讨论孩子该叫啥呢,所以你错过派对真的很可惜实际上每一次你错过和别人交流的机会都很可惜。”

“哇哦……那孩子现在多大了?”

“才四个月大,我真的好想看宝宝出生的样子哦!那一定可爱炸了!”Mabel鼓起自己的腮帮子摆弄出一副婴儿脸的样子。

“天啊……时间过得真快啊……”Dipper叹气道。

“叹什么气呀!年纪轻轻就像个老人一样。对了,”Mabel突然压低声音道,“你和Wendy进展如何呀?”

Dipper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们没什么,毕竟现在大家都长大了,许多事情也明白了过去的事情也就只算我不成熟的妄想吧。”

“哦哦哦?这可不对哦!”Mabel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表示否定,“你有向Wendy说过这件事情吗?她什么态度呢?”

“这……”Dipper挠了挠头避开Mabel仿佛看穿一切的目光和谜样笑容。

“啊哈!你根本没去问过Wendy对吗!我觉得你们两个肯定有戏快趁早去问一问这么好的女孩可不要错过了。”

“哪有那么容易,我……”Dipper停下了脚步闭上了嘴。

“你怎么了?继续说啊?”Mabel也停下来看着愣住的Dipper,“你在看什么?”

Mabel疑惑地顺着Dipper的目光转过头去。前方是一片稍微空旷的一片草地,众多的灌木和杂草在这里肆无忌惮的生长着,这里宛如是死寂的坟墓没了蝉鸣,没了光火和人类的喧嚣。这里只有那零碎的月光,只有风吹过带来如同呜咽般声音,在这片小小的草地中央,除了那满地的杂草之外还有一座石像静静地躺在那里——这曾是Gravity Falls的梦魇。

Mabel的后颈立起一根根汗毛,那可怕的记忆由重现涌上心头,同样从心底翻涌上来的还有那挥之不去的罪恶感。

如果不是我它当初就不可能出来,如果不是我为了一己私欲交出了时空裂缝,如果不是我……。

“咔嚓——”

Dipper踩断了一截小树枝,这响声让Mabel回过神来。Dipper正慢慢地向那个罪恶的东西走过去,没有多想Mabel跑上去一把抓住他的手。

“Dipper你在干嘛?!我们不该来这的,我们都回去!”

“Mabel,Mabel,放轻松点好吗?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那都是过去了,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好吗?”

“可是……”

“你看,我可以证明给你看。”Dipper说这拉着Mabel 的手往前走了几步,然后缓缓地把手放在了它的帽子顶上。

一阵风吹过,什么也没发生。

“好了我们可以回去了。”Mabel看了一眼表焦急地说到并且努力不去注意那只眼睛和不停在心里翻滚的负罪感。

“怎么了Mabel,这么多年来难道不是你才是最勇敢的那个吗?现在怎么不敢面对一个石像,当初我们可是……”

“够了!”Mabel粗暴的打断Dipper,“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就是有很不祥的预感,我们必须得走了。”

“……如果这让你不舒服的话,那好吧我们走吧,我很抱歉。”Dipper低下头说道。

“没事的,我们走吧。”Mabel拉起Dipper朝着原路返回,在最后走之前她鼓起勇气回头正视了它一眼。

绿色青苔已经覆盖了大部分的躯体,三角形的身体有一半被杂草掩盖起来了。但不管怎样还是可以一样看到它那只同样被石化的眼睛立式瞳孔坚定地盯着某处,一只手仍旧伸在那里似乎还在等待着它的下一个交易。

Bill Cipher

Mabel在心底道出了这个梦魇的名字,过往的记忆也一瞬间从在脑中爆开。


【四】
天空被镀上一层暗红的色彩,茂盛的树林一半被置于永不熄灭的业火之中,另一半被各式各样的怪物蹂躏占领。不远处的半空中散布着不计其数散发着迷幻色彩的泡泡,一群眼蝙从中飞过拍打着它们的翅膀去寻找下一个受害者。

Mabel站在悬崖边缘低头看着脚下奄奄一息的Gravity Falls。

巨大金字塔有一次升起,天空的裂缝投下巨大阴影,无数的怪物源源不绝地从中涌出。地面也四分五裂开,巨大的裂痕讲地面割成一块一块的,那些裂痕底部喷涌着炙热的岩浆。空中除了刺鼻的硫磺味之外还到处都飘浮着石化了的人类躯体,另Mabel恶心的是这些躯体都是残缺破损的,有石化的人手和人腿,也有带着恐惧表情的头颅在她眼前飘过。Mabel唯一看到的完整的石化像是一个肚子上还带有半截脐带发育了一半的胎儿,冥冥之中也有个恶毒的小声音一直在告诉他这就是Soos他们还未出世的孩子。

一切似乎变得更糟糕了。

Mabel脚旁放着一堆玻璃碎片,一个边缘有着黑黄条纹的台子翻倒在中间。她喉咙感觉无形之中被扼住了——那是Mabel绝对不会忘记的东西,如果不是她,如果不是她为了自己愚蠢的一己私利一切都不会发生。那么现在呢?这对更加可怕的混乱也是因为她吗?

此时此刻Mabel真想尖叫着逃离这片炼狱,但即使自己无可置疑的还没有被石化但她却无法移动一丝一毫。

“Well,Well,Well。”仿佛直入脑中的声音响起,空中的残臂断肢慢慢聚集起来接着一瞬间解开了石化状态,又开始重新涌动的鲜血飞散开来,浓郁的血腥味冲击着Mabel的鼻腔。血肉们又聚集起来慢慢地组成一个巨大的三角形,一阵无形的力量慢慢扭曲那些血肉原本的形状将它们混合在了一起,原本脱离肉体的鲜血又覆盖上这团肉三角。待鲜血被慢慢吸收之后三角浮现出黄色的内部,一只巨大的眼睛在Mabel眼前睁开,猫一般的瞳孔直勾勾地盯着她。

一阵令人的发麻的笑声之后,这个满是恶趣味的恶魔变出了自己的双手双脚还有似乎只是作为摆设的黑色高礼帽和戴在那只眼睛下面的领结:“觉得愧疚吗Shooting Star,你脑子里那些尖叫声真实有趣得不行,只是不知道你是为什么愧疚呢?是为了我这可被石化了数年的无辜小恶魔呢?还是哪些愚蠢落后的人类呢?抑或是为了——”

Bill慢慢缩小自己的形态,一想到这个恶魔用人类的血肉组成自己的身体Mabel就想吐。Bill打了个响指地面一阵震动接着一个巨大的松绿色泡泡缓缓升起,在这泡泡的正中央赫然有着一个松树图案。

Mabel僵在那边,脑中不由自主的闪过Dipper和他那顶帽子,他第一次带上它,与它一起发现、探索那些连Mabel都不知道事情,那顶帽子见证了Dipper的转变,那顶该死的、印着松树图案的帽子。

Bill打量着Mabel表情,慢慢咀嚼消化着她脑中痛苦的感情,它继续说道:“还是担心你,自命不凡的弟弟呢?”

泡泡迅速地消退了,露出包裹在里面的Dipper。他昏迷着,手里抱着那顶陪伴了他一个夏天的帽子,帽子里还放了一个小小的玻璃球,里面似乎在不停地回放那个暑假。

不!千万不要!!!

Mabel看着Bill伸手准备打响又一个响指她在脑中狂叫着。

别伤害我弟弟!!让他活下去杀了我吧拜托让他活下去!!!

“嗯,你知道吗……”Bill顿了顿,然后打响了响指,Dipper手中的玻璃球突然炸裂开来迸裂出一族绿色的火焰飞快地吞噬了Dipper瘦弱的身躯。

Mabel感觉似乎有东西正在把自己从内部撕扯开,自己的感情,自己的秘密,自己的一切全都从体内暴露出来随着那团无法阻止的火焰一起燃烧直至Mabel心中只剩下那一堆可怜的灰烬。Bill解开了Mabel的锁定,她无力地跪在地上无能为力地看着自己相伴多年的弟弟消失在火焰之中,眼泪止不住地涌出来舌尖翻滚着无数的话语却卡在嘴边,心在胸腔里变成碎片由随着自己的呼吸从内部撕裂她创造着永不可能回复的伤疤。

“人类失去至亲的表现可真是有趣呢,不过我想你知道是你可爱的弟弟释放我之后也不会伤心多久了。”

“就像他们当初希望你去死一样。”Bill看着她开始用刺耳的声音狂笑起来,Mabel感觉自己在惊讶之余又毫无抵抗地被吸入Bill恶魔的眼中,自己在永无止境的黑暗中慢慢地腐烂堙灭。

下一秒,Mabel大喘着气从床上惊喜。冷汗湿透了她的睡衣,喉咙中仿佛有火在烧般的干渴。Mabel勉强吞了口唾沫把自己从噩梦中拽回来。

“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都过去了,都过去了,过去了……”Mabel把脸埋在手里喃喃着,恐惧的泪水夹杂着汗水流下来。

Mabel还是和Dipper一起住在那个曾经的阁楼里,派对结束后他们一起回到了这里,叔公们开心的炫耀着他们的动手能力。事实也证明这里的一切和那个暑假完全一样,只是人已经不同了。

Mabel满满抬起头借着从窗口透进来的月光看见旁边只留下一张空床——Dipper不在这。

噩梦里Dipper被火焰吞噬的场景又一次出现在她脑中,还有笼罩在Bill阴影之下的Gravity Falls。

“不,不可能。”Mabel摇着头颤抖着下了床,“他一定还在屋子里,不可能的,Dipper不会让它回归的。”Mabel低语着安慰自己,然而想到Dipper这么久以来判若两人的行为她总是忍不住想到那个最可怕的可能。

Mabel熟门熟路的出门下楼,令她毛骨悚然的是墙上被画满了各式各样的眼睛,每一个都用着审视和戏虐的眼光看着自己,在众多视线之下Mabel感觉自己正在被扒皮抽骨。但这没有停下Mabel的步伐,她硬着头皮前进,同时还大叫着Dipper的名字然而却无人回应——连叔公们没有,似乎整个世界只有Mabel一个人,一个人留在这儿承受那些无形的眼睛的注视。

不过很快的Mabel发现了Ford不省人事地倒在大厅地板上,不远处倒着同样不省人事的Stan。不同的是Stan周围还画了一个巨大的召唤阵,还摆着已经点燃了的蜡烛,在黑暗的小屋里散发着幽魂般的亮光。

“不不不不不!Dipper!”一瞬间Mabel的噩梦和过去的记忆交杂一起,Bill疯狂的笑声充斥着她的耳朵。

Mabel冲出小屋没有多想就跳上一辆高尔夫车,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么Dipper要去的地方只有一个——Bill的石像。

夜晚的Gravity Falls陷入了一股诡异的寂静之中,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但只要Mabel可以阻止一切都可以继续普通又正常下去,就像如果有人能够回到那个十三岁的夏天阻止她自己一样。

Mabel尽可能的到达了那条小路的入口,还未等车停稳Mabel就一跃而下冲进林子里。过去她也是不顾现实地闷头冲进树林里,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和独自的悲伤里。Mabel凭着自己的印象转过几个弯道,同时又大喊着Dipper的名字,可回应她的只有被惊吓起来的鸟群,喑哑的鸟叫似乎在昭示着悲惨的命运再一次降临的事实。记忆又开始闪现,那个自己亲手交出的裂缝,那个慢慢撕裂的天空,那回荡的笑声。

Mabel喘着气停了下来,前面就是那片空地Bill的石像还在那里——就像还没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一半无声无息地倒着那边——旁边站着Mabel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他手里拿着一个油漆罐,脚下是一个刚刚画好不久的召唤阵样子与Stan的那个类似只不过在中间的由Stan替换成了Bill。

“我们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夺回了我们的世界……为什么要像我一样蠢!为什么!Dipper!”Mabel冲着Dipper吼道。

Dipper慢慢地转过头,用自己带着黑眼圈和一脸疲惫的表情面对自己的姐姐,他扯了扯嘴角仿佛是想做出一个笑脸:“你怎么知道的?”

“这不重要,你仔细想想你在干什么啊,Dipper!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Dipper笑了起来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再幼稚不过的问题一样,“我在召唤Bill。”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做?我当初为了自己可是差点毁了世界啊Dipper,别重蹈我的覆辙,Bill Cipher不是你能控制的它是个恶魔啊!”

“我知道我在干什么我也知道该怎么牵制它。我只是想要……”Dipper顿了顿,“让他们看看而已……看看这种力量……看看我们无法达到的境界罢了,如果我们能够驾驭这股力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Dipper……你还记得那年暑假吗?是我,交出了时空裂缝。是我,释放了Bill。是我,让大家陷入地狱仅仅是为了我自己任性的想法。所以Dipper摆脱……不要变成下一个我好吗。”

“你怎么能够明白呢……我那么从那以后是那么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结果呢?和你分开后我遇到了什么样的人你知道吗?那些无知的蠢蛋每天无所事事,自己甘愿堕落还讥讽他人的努力。金钱至上满脑肥油,我竟然要和这种靠着关系才进入学校里的人平起平坐还要忍受他们的欺凌!你懂什么!”Dipper嘶吼着,“我努力工作想找到更有效的办法让世界变得更好,然而那群对力量一无所知的人却只是在嘲笑,被誉为业界精英却有着如此短浅的见识真是可笑!所有的人都在嘲笑我,所有的人都在辱骂我!”

“直到那时候……我开始不停地梦到Bill,他带来的福音,他带来的启迪。我的理论和研究因为Bill的降临被承认了,那些过去看不起我的人对我又有了尊重。我感觉……我很重要。所以我一直在做关于Bill的研究,希望有一天一切能够实现。”Dipper低头看着那座一言不发的石像。

“你一直都很重要,Dipper。我很抱歉你所经历的,你不需要Bill也可以证明自己的,更何况你哪里来的把握能够让Bill按照你的意愿去做事呢?”

“我不重要……我从来都不重要。小时候我和你之间你永远是受欢迎的那个,无论我有多少奖项,无论我有多么聪明,在你身边我一直会被忽视。至于如何控制Bill其实也很简单,我将要召唤和做交易的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Bill,那个在众多世界中最为柔弱却依旧有着强大力量的Bill,虽然他不能直接影响这个世界但是他能影响这个世界的Bill。”

“不管你是用什么方法召唤Bill后果都不堪设想,所以停下吧,Dipper,你不值得这么做,你不值得为了证明自己来成为下一个我。而且,我已觉得你才是最棒的那个。”Mabel直视着Dipper,“我一直都这么认为,你能够完成所有人都做不到的事情,自从那个暑假之后更是如此。你和Ford叔公在忙着拯救世界而我却为了一己私欲毁掉了你们的努力还把所有人都置于如此危险的境地,大家知道是我放Bill出来而且在大家在被屠杀和追捕的时候我却乐滋滋地呆在Bill的牢笼里沉迷于自己的妄想之后大概所有人都很着我吧。你才是真正的救世主,所以即使外面的那些人说什么你永远是我心中最棒的弟弟。”

“恨你?”Dipper转过身面对眼中含着泪水的Mabel,“从来没有人恨你,大家都知道你只是被Bill的诡计给骗了。我们爱你,Mabel,全心全意的。”

“是吗?”Mabel破涕为笑,“我也爱你,Dipper。”

姐弟俩对笑着,多年来在他们之间产生的鸿沟似乎被缩小了。

“走吧,Dipper。我们不需要他人的承认就可以做自己的,我们有彼此不是吗?”

“是的,我们有彼此。”Dipper说道,抬手拭去眼角的泪水。

“你在我心里永远是那么重要的,Dipper,比任何东西都来得重要。”Mabel朝他伸出手。

“你对我也是,我也一直都爱着你,无论如何我都爱着你。”Dipper走出召唤阵握住了Mabel的手。

“那么,我们又是Mystery Twins咯?”

“我们永远都是。”

END

  25 1
评论(1)
热度(25)

© 焚书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