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书食灰

名叫见鬼的垃圾
基本混迹在微博http://weibo.com/u/2868370472(快来找我玩)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CN/epsilonslifecir?event=0
最喜欢portal系列,只要你玩portal我们就是同志了
写文只爽自己

 

【瞎逼逼】【AT黑白柠檬】同心一体

依然是深夜的瞎逼逼
—————-——————————————
黑白柠檬
一切都在变好,我的臣民们在下面欢呼。黑色的双手手握剑柄,白色的双手手执权杖,相同的脸庞四目相对,每个人都在微笑高歌。感情在交织着,酸涩的心里慢慢被幸福填充,至少在这堡垒中我还有我的知心人。一切都在变好。

权利的淫威下我们开始从顶点跌落,怀疑种下了恶种,语言激化了矛盾。不舍和怀疑与爱意和痛苦混杂在了一起构成了一杯毒酒。我吞噬了你,我被你吞噬。疼痛中夹杂着占有他的喜悦,尖叫着隐藏者不可告人的兴奋。恶种以及萌芽,一切都在变坏。

黑色的浪潮终究淹没了碧白的天空,臃肿的身躯和干瘪的灵魂昭示着又一个时代的终结。肮脏的双手紧抓着剑柄和权杖,坐在最高的王座上自欺欺人地享受着浮华。我尖叫着想要一切变回原样,但引起的只有自己胃部的颤抖。欲望吞噬自己,在恶种成功长成前尝试着用最本质的爱唤醒自己。

胃部在磨人地颤抖,我在剧烈地挣扎。不甘心的闭上嘴不让强制占有的宝物流出,但最后还是没抵挡住那刺人的柠檬。

我在黑夜惊醒,倒在地上干呕不止。混乱的梦境让我恶心,还有中间两种不同而又相互交错的感官让我大脑混乱不堪。我被逐渐蚕食,我狼吞虎咽着他人的尸骨;我是最后的明君,我是永远的独裁者;我爱着我,我占有着我。

黑和白不停的在我眼前闪烁,银色的剑刃闪着寒光,绿色的宝石闪着慈祥的光。两种对立的情绪跻身在我体内,每晚的梦境则是它们打斗最激烈的时刻。

我从地上爬起来,擦干嘴角的口水,趁着月色走到窗口。黑夜下的柠檬堡比平时更加安静,更加孤独。所有的柠檬们都在沉睡,诺大的堡垒里恐怕只有他柠檬伯爵一人还清醒着,带着满腹的疑问无从诉说。他还是更喜欢原先一切都还不错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开心着,所有人小小的柠檬心里除了快乐别无其他。

柠檬伯爵回头走到室内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卧室不仅感到一丝孤独,他记得曾经有朋友的时候自己还可以找人依靠谈心,但他又忘了自己曾经的模样也记不清那朋友是谁甚至自己是否有过朋友都不确定,PB删去了太多的记忆。他慢慢从自己的卧室渡步到大厅,一路上横躺着服侍自己柠檬们它们都穿着灰色的制服戴着相同的面孔,也许那些千篇一律的面孔下也有着千篇一律的思想,他这么想着感觉自己胃部的恶心感已经消退了不少。

昏暗的大厅没有光亮柠檬伯爵也就慢慢地绕着大厅渡步,消遣着本身就无意义的时间。自从他穿上这如同囚服般的灰色制服一切都是那么空洞乏味,像是在咀嚼没了滋味的泡泡糖。他怀念过去的时间坏的也好好的也罢,他怀念自己能有挂念的东西的时候。他记得自己付出过爱,也记得自己接受过爱。中间有着怀疑和占有,他记得自己努力想让事情变好,但最后还是不可抗拒地将一切背叛。现在自己已经忘掉了所有甚至自己的爱,只留下柠檬天生酸涩的心还有混乱的脑。

他抬头望向自己的王座,隔着黑夜的幔纱他看不清那遥远的宝座。柠檬伯爵迈步走去,跨过倒在地上熟睡的子民们慢慢靠近那冷峻的高地。

他记得自己在乎过别人,也记得自己手里另一个人的温暖,他记得黑与白。

金黄的座位上放着剑与权杖,银色的刀刃和绿色的宝石倒映着自己迷糊不清的脸,说不清是自己还黑夜模糊了视线。

他爱过自己,也背叛过自己,他将自己吞食以为能就此占有自己,但谁能料到我胆敢违背自己的意愿,亲手将这份早已扭曲的爱推向更深的沼泽。

黑色的双手手握剑柄,白色的双手手执权杖。灰色的我紧握剑柄与权杖,在无人的夜里为死去的自己哭泣。
—————-——————————————
感受我强大的OOC之力吧

  7 1
评论(1)
热度(7)

© 焚书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