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书食灰

名叫见鬼的垃圾
基本混迹在微博http://weibo.com/u/2868370472(快来找我玩)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CN/epsilonslifecir?event=0
最喜欢portal系列,只要你玩portal我们就是同志了
写文只爽自己

 

【瞎逼逼】【超级监狱】【双子】分离

大半夜睡不着的鸡血作其实只是没事想要瞎逼逼

大概是双子被那三个哥哥强制分离的状况

——————————————————————————————

我想我大概是在尖叫,倒在地上怀抱着双臂浑身颤抖的尖叫。


墙壁不怀好意地立在四周,不知名的生物在远处对我口吐秽语,空气里包含着强烈的恶意和嘲弄,厚实的孤独压得我喘不过气。我伸出手臂想胡乱抓些什么,但拥入怀里的只有我孤独的恐惧。

这空间对我一个人太过辽阔,我蜷缩再角落尖叫着,我的指甲划破我的脸,淌下的鲜血在我手上凝固给我带来更寒冷的孤独。我感受得到头发被揪下的痛苦,还有声带撕裂般的剧痛,皮肤破损流入空气中的恶意,还有困倦的身躯带来的疲惫。再多身体上的痛苦也不会展示我心灵巨大的颤抖,心灵的连接被现实的分离所阻挡,毫无回音的单线感应让我感到巨大的空虚。

我失去了那个金发的人,我失去了那另一个温暖,我失去了我自己的一部分。只有我一个人再角落里嚎叫用毫无意义的声音和自残来尝试表达我对内心缺失的巨大迷茫和不安。我该如何存活没有来自我的依靠,我不能承受一个人的喜怒哀乐,在宇宙中我们本就是卑微的存在只有一人时我该如何定义自己?

“噢噢噢,看看这个长不大的弟弟哦。”

一个居高临下的声音出现了,我扯着自己的头发抬头看去。我那三个没被分离的哥哥站在我面前,每个脑袋上三个相同的角在这个光怪陆离的空间里闪着诡异的红光,他们脸上带着嘲笑的表情在迷幻的光下显得像是失了真的相片。

“我在哪里?他在哪里?我们在哪里?只有一个!!一个!!!!”

我的声音像是一个老太婆的嚎哭。三人怪异的表情加剧了我的不安,房间的色彩变得越来越闪烁和迷乱。不同的色彩混杂在一起,交错着闪过各式各样的彩色图片,来自我那讨厌的哥哥们的笑声同我的尖叫被混杂在一起在我耳边此起彼伏地回荡,鼻腔里塞着各式各样气息但最后都被强烈的血腥味所弥盖,身体各处传来不同程度的疼痛但唯有大脑和不断收缩的心脏让我感到压抑。心灵的单向连接不断在颤抖崩裂,我知道当这条道路彻底断裂我会失去那个自己同时陷入空洞的虚无和精神的放逐。

我跪在他们的脚下胡言乱语,肆意丢弃我们向来珍视的自尊,但我不知道我是否在乎只要能让我回来一切都不重要。他们在那边毫不在乎地大小然后拉起我伤痕累累的手。

简单的传送似乎也过了几万个世纪,我的痛苦在被压缩的空间里积压堆积扩大直至我找到了尽头,那一端是另一个潦倒的我,带着伤疤带着血迹,破碎的衣物上落着些许金黄的头发和暗红的血迹。

终于我是我们,重新获得回响的心灵让我们找回了自我。

我们体会着彼此相同的体温,听着两颗心脏相同的跳动。

——————————————————————————————

这也是没有粮的番,痛苦地吃着自己的大腿


  30 1
评论(1)
热度(30)

© 焚书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