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书食灰

名叫见鬼的垃圾
基本混迹在微博http://weibo.com/u/2868370472(快来找我玩)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CN/epsilonslifecir?event=0
最喜欢portal系列,只要你玩portal我们就是同志了
写文只爽自己

 

【乱写】【DF红蓝】灵魂伴侣

之前看到的灵魂伴侣AU,大概是不找到你的灵魂伴侣之前你是不会老的

然后这是一个偷工减料乱写的脑洞

圈太冷我找不到文我好痛苦

不会写我也好痛苦

——————————————————————————————

对blue来说自从拿到医院身体衰老度的检测表之后事情就变得尴尬起来了。pink和他分手了,虽说是和平分手但blue仍旧感到一阵愧疚感毕竟也是相处了四年blue也是真心喜欢pink的,然后一次监测就毁掉了他们自认为的爱情。pink的身体仍然停留在完美的十八岁,而他的身体年龄已经二十四岁了,要命的是blue今年也是二十四岁,所以从医学和科学的角度来讲blue早在十八岁以前就遇到自己的灵魂伴侣了。

blue倒在沙发上随手拿起一旁喝了一半的啤酒——很显然是red喝过的——径直灌了下去,酒精正好可以让这时的blue冷静下来。对自己竟然不知道自己灵魂伴侣是谁,blue几乎要抓狂了,这可是人生大事!如果按照blue的人生计划走pink理应是那个会和他走一生的人,结果上帝直接扇了他一巴掌,现在可好blue觉得生活一下子迷茫起来。blue可不想一边老去一边又找不到自己的灵魂伴侣的孤独终老,或者更糟,blue发现自己的灵魂伴侣如果是小时候欺负自己的恶霸那就好玩了。

“冷静冷静。”blue嘟囔着然后一口气把剩下的酒全部喝光,“总之先想想我从小认识的人有哪些,然后再做排除法。”

除了pink以外blue认识的异性似乎只有Stacy还有她妹,如果不算他的亲戚和那些无数次拒绝自己的女孩的话。

“OK,那就从Stacy开始!”给自己鼓劲道。

大约在六个小时后,blue挂掉了最后一个电话,然后疲惫地划去列表上最后一个名字。“不是吧……除了这些家伙还有谁是我从小就认识的。”blue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着,“在仔细想想……”

“嗨!娘炮。”red自如地推门进屋随口朝着正对人生感到迷茫的blue打声招呼。

“去你的,red。我正烦心呢。”

“为啥?你的前女友?我早就跟你说了妹子这东西满大街都是,你何必对着一个死磕?改天跟哥出去浪一回分分钟找来十个。”

“red!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pink和我不是你和那些莫名奇妙的女孩一样的!这是爱!!”

“然后你们因为太爱对方然后分手啦?干得漂亮啊兄弟。”red嘲笑道。

“那还不是因为该死的灵魂伴侣这破事!你能相信吗!我的灵魂伴侣不是pink?!我的意思是我们那么相爱而且……默契!”

“什么灵魂伴侣?”red随口问着,然后一把把堆积在沙发另一边的垃圾扫到地上,拿起游戏手柄就坐在沙发上开始专心玩游戏。

“什么?!你竟然问灵魂伴侣是啥,你究竟有没有好好上课!”blue对着red不敢置信地吼着,“你就算看看电视报纸啥的也会知道吧!还是说你从来没怀疑过你为什么一直保持年轻这个问题!”

“我年轻因为我狂炫酷霸刁炸天!或者其他我很酷的原因,随便啥的,总之你在为这个听起来很gay的灵魂伴侣才表现的比平时更娘炮吗?”

“摆脱!灵魂伴侣很正经很严肃好吗!这个人可能影响我一生啊!而我他妈却根本不知道是谁,我问了Stacy、The Raccoon、Broseph、Jason、Mr.dingleberry还有其他我记得的所有人!虽然我知道他们都按时做身体年龄监测有些诡异但还是没有一个符合条件的人!我感觉上帝抛弃了我……”blue摔着手里的列表试图让red明白这件事对自己的重要性。

red眼睛紧盯着屏幕,在打完boss后一甩手柄然后回头翻了个白眼给blue,“切,你想多了二逼,上帝才不会鸟你呢。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不去问LT啊。”

“哦!对!我怎么忘了他!”blue一拍脑袋站起来说。“不过他家没有电话我们得亲自过去找他。”

“嘿嘿嘿!等等你是不是说'我们'了?”抬头看着blue问。

“废话,难道你想让我一个人开车去屎尿屁森林找一个图雷特氏患者吗!这很诡异的好吗,虽然他可能是我的灵魂伴侣……但你知道LT真的有点怪怪的。”

“那管我屁事,我还要玩游戏呢!”red不服气地反驳道。

“你都通关了还有什么好玩的?别废话了,我们现在就走!”blue拉着red不等他再次辩驳就带着他创出家门跳进blue被摧毁过不知几次还依旧坚挺的车出发了。


于是在几个小时的车程和red烦人的碎嘴以及那完全就是在强奸blue大脑的摇滚乐的摧残之后他们俩来到LT的门前。

“不是我。”在blue阐明来意后LT吐着舌头直接否定了他,简单粗暴地给了blue心灵的一击。

“可……可是你怎么知道的?没准是呢?我可不想带着疑问孤独终老,要不跟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blue不敢置信地看着LT。

“哦,这你就不用担啦,我之前去过那草了狗屎蛋的医院了,你们可以进来看看我日了狗的检测单,哈哈哈。”LT用着他那独特的嗓音说着然后飘忽着把他们领进了他的房子里。

屋里打扫的很干净,各处都摆着绿色的盆栽,木质de墙上画着可爱的涂鸦,洁净的玻璃可以轻松地看见外面的植株和碧蓝的天空还有时不时跑过的动物,风穿过敞开的窗吹散了摆放在桌上咖啡的热气,旁边放着摊开的书籍。而另一侧的墙上挂满了同款的绿色尖角帽,在一旁又整齐地放着各式各样的乐器和一台留声机。

“呼,LT你还是挺会享受生活的嘛。”blue看着整齐的屋子不由对自家的狗窝心生愧疚。

“你是说坐在床边可以看到的动物做【】爱的生活吗。”red指着外面两只兔子问。

“你闭嘴。”blue回道。

“多谢夸奖,你们这两个狗娘养的臭婊子!”在一瞬间的抽搐后LT轻笑了几声然后接着自己的话继续道,“我去找找那个测验单,我还是因为医院搞促销才去的呢,哈哈哈。”

“随便啦你慢慢来,red你别搞砸什么东西只要坐在一边就行了。”blue对正在往书上倒咖啡的red说,“至于我嘛,我们花了这么久来这受了摇滚乐的摧残后也该听写古典乐了。”blue挑了一张叫“万物之声”的唱片放在留声机上。

blue开始伴随着优雅平静的前奏转动,让自己放松再这舒缓的乐曲中,反正LT是自己的灵魂伴侣这可能性也不大了,干脆就开始思考以后该干什么。

当blue准备思考离开这后该干啥时,当red想冲过来关掉留声机时音乐突然急转直下,温柔和缓的音乐突然转变成各式各样的惨叫。两人带着惊讶的面孔楞在原地,皮肤上不停的冒出鸡皮疙瘩以及恍惚被剥皮的恐惧。

“Oopes。”LT突然冒了出来果断的关掉留声机然后带着歉意地对两人说,“这是我放松的时候听的,感觉你们应该不会喜欢的。哦,还有这是我的检测单。”

 

Blue恍惚的接过检测单,皮肤上的鸡皮疙瘩还未消去,也不知怎的blue对LT不是自己的灵魂伴侣这件事有点欣慰尤其是当他突然想到LT之前和他们讲的关于他第一次做【】爱的事。Blue低头看那张平整得像刚打印出来的检测单,身体年龄那一栏印着18岁。

 

“看吧,不过你有没有找过其他草鸡把蛋的人啊?”LT收回自己检测单友好地问着。

 

“我找过所有我认识的人了,但是都没有……”

 

“嘿我也有这张单子!”red甩着LT的另一顶帽子一边说着。

 

“你这家伙会去做检查?”blue质疑道。

 

“切,医院搞促销那个傻蛋不会去占便宜。”red随手扔掉LT的绿帽子,然后把自己一直反戴的鸭舌帽亲亲抬起一边伸进手去摸索,“你等等让我找找。”

 

Blue和LT就看着red在他帽子底下摸索着,越来越多杂乱的头发从缝隙里挤出来,看上去就像盆正在长草的泥巴地。

 

“red,你有洗过头吗。”

“你闭嘴。”red回了一句然后从帽子底下抽出一张脏兮兮还散发着汗臭味的破纸,LT在一旁捂着鼻子一边发出嫌弃的声音,“找到了!虽然我完全看不懂什么意思,但和你们的是一样的,所以这是什么?别告诉我这是法院传票。”

 

Blue一脸嫌弃的接过那张不成人形的纸,在桌子上努力摊平之后努力辨认着已经糊了一大半的字迹。

 

身体年龄:24。

 

Blue一下子就懵了,上帝这不是给了他两个大耳光子是直接照着他脑袋狠狠地来了一棍。

 

LT在一边高兴的鼓掌祝贺他们一边自言自语地计划怎么庆祝时不时还夹杂了一两句脏话进去,而red完全没注意到除了他帽子以外的事。

 

Blue傻愣愣地看着正在努力不摘下帽子又同时希望能理好头发的red。

 

上帝你必须是在和我开玩笑啊。

——————————————————————————————

就这样了修个屁我不管了反正已经砸了:D

我好害羞别打我

  107 2
评论(2)
热度(107)

© 焚书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