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书食灰

名叫见鬼的垃圾
基本混迹在微博http://weibo.com/u/2868370472(快来找我玩)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CN/epsilonslifecir?event=0
最喜欢portal系列,只要你玩portal我们就是同志了
写文只爽自己

 

【胡扯】【DF红蓝】日常与疯子

想写一个红蓝的脑洞结果写了一半脑洞不见了orz
大约有六千字写了六天(不要怀疑,我就是懒
每天写的感觉都是不同写出来的也不一样,因为每一天的我都是有个性的我!:D(并不
写得很糟,糟得我都不想打tag来丢脸了
ooc有,ooc有,ooc有
大概之后会去修改吧……
————————————


red已经两天没回来了,而屋里仍旧洋溢着酒精和外卖食品的脏臭味,就像red一样无休无止地绕在blue身边。blue盯着屋里的垃圾纠结要不要把他们都扔出去,上次blue把这些空酒瓶和外卖盒全部清理出门的时候red就抓狂了,“谁允许你动我的东西的!那是我身为垃圾神的象征!你让我怎么帮助我的人民!你毁了我BLUE!!”red大喊着然后一拳又一拳地打着blue的腹部那钝痛blue现在还记着呢。

虽然有了拳头的教训blue还是继续他的家务,期间他也见到了不少red的子民——大多是蟑螂和蚂蚁有时候还会有几只肥硕的老鼠。在厨房的一个角落里就有个老鼠洞,住在那里的老鼠毁坏的东西不计其数且战斗力惊人聪明得让blue怀疑这群老鼠是不是成精了,更可恶的是它们竟然还会在blue床上拉屎就像是red手把手教的一样。

屋内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正在细数red种种恶行的blue被吓得浑身一震。“喂?”blue接起电话。

“这是red家吗?”对面是个粗哑的男人声音,而且语气有种怒火中烧的赶脚。

Blue对此提高了警惕,他可不希望有什么red的仇家或债主或是那些被red睡了的女孩的男友找上门来:“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如果这是red那个混蛋的家你最好马上带上钱滚过来!不然我们就把那个红毛小子拆了卖给垃圾场!”对方突然开始激动起来。

“OK,,OK。所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这算是绑架?”blue不解的问。

“绑架?!到底是绑架谁?那个红毛小子喝酒不付钱不说他还把几乎所有的客人都给打伤了!还有几个还他妈的死了!,这都还不是关键!这个狗娘养的混球还把我的店给拆了,还拍拍屁股到处拉屎妈的以为是自己家院子吗!你现在必须赔偿我们的损失你懂不懂啊你个垃……”

“冷静冷静bro。我懂了你现在就直接把店名告诉我就行了。”blue打断店老板亢奋的抱怨。

几分钟后blue带着钱包和记着酒吧地址的纸条离开了公寓,又过了一会儿blue意识到自己并不需要地址,只要你站在这家店面前你一定会认出来这是red放肆过的地方。店面上用来装饰的玻璃被打碎了,各种桌椅凌乱地摆在外面,墙体上有几个洞口透过那些洞口blue也可瞥见内部的惨象。

Blue从门口走了进去,穿过一个个横躺的躯体,压抑住想吐的欲望找到半残但是仍旧很暴怒的老板,在挨了一顿骂后blue想要乖乖地交钱接着老板就被头上的松动的石块砸中,脑浆和血液溅了blue一身。他最终还是没忍住地吐了出来。

远离了各种尸体和摇摇欲坠的酒吧,blue在后门处的垃圾箱里找到了red。他躺在垃圾堆里打着瞌睡,身上的酒气使他和那堆垃圾很是般配。说真的blue宁愿自己没找到这个酒鬼,似乎仅仅是靠近red自己就会身不由己地沾上酒气,估计这气味几周都消不掉,而blue和pink这周五还有个约会呢。

Blue立在原地不动,认真思考了该怎么对待这个醉鬼red。首先blue今晚铁定是要背着这个家伙回家,把他叫醒之后他也说不定会继续狂喝自然也会毫不顾blue的抗议强行给他灌酒。更何况一个喝醉的red也许对社会的危害性更大尤其是对女性而言。

Blue看着软瘫在垃圾堆里的red,他确信red一定会在哪里做一个真正的垃圾神,毕竟垃圾堆并不是真的有害,它可不会像街头拿着棍棒的混混厉害多少。除了那些害虫,苍蝇可能在red身上产卵,蟑螂会从嘴里爬进red的体内,于是red就可以由内而外真正的变成垃圾神。只不过是有着一个被害虫占领躯壳的神罢了。

“OK!我带他回家好了只是为了防止他被其他莫名其妙的东西寄生或吃了啥的。”blue放弃了思考,拖着不情愿的脚步慢慢靠近散发着恶臭的red,闻上去就像他已经开始腐烂了一样。Blue有时候真的不明白为什么red可以这么毫无节制的放纵自己,难道他一点都不懂自爱吗?

Blue想把red从垃圾堆里拉出来,blue两手抓住看上去毫无生气的red正准备用力把这个到处给别人找事的混蛋拉起来结果一个没留神被一股完全相反的力拉了过去,毫无防备的blue顺着惯性倒了下去。脑袋砸在了什么东西上面发出一声闷响,blue也忍不住叫了一声。

“我的头……”

Blue捂着自己鼻子被那种沉闷的痛感刺激得两眼泪汪汪的,blue伸手抓住垃圾箱的边缘好用力撑起自己的身体。身下的red正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睛,一边揉着自己的脑袋一边开始嘟囔。

“嘿,blue。”red半眯着眼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blue,“你在我身上干什么?想来一发吗?最好等等吧,我现在有点头痛。”

Blue被red的喷出的酒气熏得皱起了眉头,一边挪开自己的脸一边说:“别闹了,你知不知道你刚刚毁了一个酒吧,亏你还能在这边睡得跟猪一样,而且你一股臭味谁会跟你干。”

“是吗?”red依旧眯着眼睛但是脸上却挂上了笑容,他用那只没有拿着酒瓶的手放在blue的脑袋上然后突然用力让blue的脸离自己更近,“但有人正在我上面呢。”red调皮似的拉长音调,同时也毫不羞耻地继续盯着blue的双眼。

Red突如其来的动作把blue吓了一跳,现在blue几乎是整个人贴在red上面,只有自己的脖子坚挺想抬起来,只可惜red仍然用力压着他的脑袋。Blue的鼻尖抵在red的鼻尖上,他也可以清楚地嗅到red身上强烈的酒味和底下各种垃圾互相交织而形成的臭味。Blue不知道该把目光转向何方只能尴尬地盯着red。

“别闹了,red。我们回去吧。”在几秒尴尬的沉默之后blue保持着变扭且暧昧的姿势说着。

“不要。”

“听话。”

“不要。”

“为什么?”blue尝试起来,结果明显地感觉到头上的力道加重了许多,“以及你确定你要保持这样的姿势吗?”

Red像是赌气似的继续摁着blue的脑袋,半分钟后red终于松了手。Blue在心里庆幸地喘了口气,刚刚那样子实在是太尴尬了而且red身上的味道差点没把他熏吐。他往旁边一滚顺利的翻下了臭烘烘的垃圾箱,成功的让自己的鼻子获得了暂时的解放。

Blue深呼吸了一口气接着对red说:“好了别躺着了,刚刚你在这睡的还不够长吗。快点起来我们得回去了,你刚刚做的好事估计招惹来了不少的警.察。”

Red依旧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张开着双臂像是准备拥抱天空,一段沉默后red才缓缓地说道:“这里挺舒服的,而且我头好痛啊不想动。”

“听着red我可不想招惹什么警.察,如果你不回去我就只能把你背回去了,而你知道我肯定背不动你而且我也不想背你这个脏兮兮的酒鬼,所以我会直接自己回去留下你自己被警.察追问。”

“啊,blue,别做个混球啊。”

“你在说这话的时候你怎么不想想到底谁才是混球,我现在给你10秒从那堆垃圾上面爬起来,等你回去了你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blue。”

“干啥?”

“blue。”

“干啥?”

“blueblueblueblueblueblueblue。”

“干啥!”

“别走。”red在上面侧过头看着他,blue看着他的眼睛突然意识到red平日里的那股猥琐劲和眼里狂热都消失不见了,倒是莫名多了一些迷茫和忧伤。Blue不解地看着他,red也回看着他。

Blue略带无奈地叹了口气:“那就和我一起回去就好了。”

“blue。”red又叫了一遍他的名字,“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痛苦。”

“yeah,yeah。狂喝两天酒中间还可能毫无节制玩女人,还和一群人打架,拆了一个酒吧。我估计不只是头痛吧。”blue双手抱在胸前说,“好了,快点起来。”

“嗯啊啊,我起不来好吗。搭把手啊,老兄。”red晃了晃他吊在垃圾箱外面的手。

“好吧,好吧。”blue吸了口气然后走了过去,“先说好我不背你,你自己走回去。”

“嗯……别这样啦,老兄。”

“想都别想,你搞了这么多麻烦自己走回去是必要的好吗。”

“blue……”red可怜巴巴地看着blue。

“真是……”blue无奈地叹口气,“好吧,那你快点起来。”

Red象征性地耶了一声,只不过在小小的得意之中还夹带着一丝疲惫,blue走过去拉起他的手将red的上半身从垃圾堆里拉起来。Blue的目光无意间又一次地扫过了red的脸,那张在酒精作用下变得潮红的脸上挂着red一如既往的傻笑,但那布满血丝的眼里却没有往日放荡不羁的red。

“red?”blue试探性地问。

“干啥啊。”red打着酒嗝回道。

“你还好吗?”

“不错。”

“可是你之前……”

“别磨磨唧唧地问问题了!快点回家啦,娘炮!”red粗暴地打断blue,同时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OK,OK。我只是觉得你好像不太对劲。”blue耸了耸肩,在心里骂了一句混蛋。

Blue把red背到背上,一股恶臭盖了下来熏得blue一阵反胃。Blue正准备对red抱怨几句,结果一开口就强烈地感觉到一股东西正往上涌便只好闭嘴。现在他开始后悔把red背回家这个决定了。

“哟哦哦哦哦哦!向前跑吧!我的小马驹!”red晃着他的手大叫着。

“闭嘴吧你!”blue回了一句。
回家的过程blue都不敢去回想,一路上原来的red像是又突然回归了一样,在blue背上简直像被西部牛仔附体一样不停拍着blue的脑袋让他加速前进。周围路人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剜着blue的脸皮,而red却淡定自若地沉浸在自己世界里,blue没有把他丢下了简直是个值得称颂的奇迹——大概称颂两周吧。

Blue就这么一路背着这个喝醉酒打完架的混蛋屁孩走了几条街,爬了几层楼,一身汗地回到了家门口。

“OK,red。你现在得下来我要拿钥匙开门。”blue喘着气说,“red?”

背上的red突然没了动静让blue有些意外,blue又叫唤了几次red都没得到回应。

“你最好不是猝死了,我还没让你还钱呢。”blue赌着气一边说一边把red靠着墙放下,心底却又担心他是不是真的出事了,最近喝酒猝死的新闻也够多了。

Red倚靠在墙上,blue伸手去探了探red的呼吸,舒心地发现这个混球还活着。为了以防万一blue又把耳朵凑上去听red的心跳。Red的心脏在他的骨骼的保护下鼓动着,发出沉闷的咚咚声,这生命的声音穿过骨骼与肌肉传到blue耳里。Blue松了口气,接着突然意识到他们两个正在楼道里,而他自己却把头靠在red的胸膛上,暂且不说red的臭味和沾着血的衣服,光是两人的姿势就足够让人想入非非了。

“想来一发吗?”

Blue脑子里又突然响起red这个混蛋的话,不由得赶紧移开自己的脑袋,可blue也同时感觉到自己脸上一阵潮红。

“我在想什么啊。”blue有些羞耻地对自己说,“不过为什么他突然不闹腾了?”他端起red的脸想看看发生了什么结果一伸手就碰到了一滩口水,blue嫌弃地甩了甩手。

“卧槽,这混蛋睡着了?所以我背后湿漉漉的一滩是他的口水吗!我居然还以为这是我的汗!哦,不是吧,老兄。”blue反感的说着,一边又迅速从口袋里翻出钥匙。从他出生以来估计还从没像现在这样迫切地想换衣服。

被打湿的衣服贴在blue背后,red躺在一边开始打起了呼噜,伴随着门锁的一声清响blue推开了房门。屋里仍旧保持着万年不变的样子,blue脱掉自己的上衣扔在一旁急匆匆地走向自己的房间准备拿一件新的上衣。门外又传来一阵闷响,blue猜那是red倒地的声音不过现在的首要事情是去找一件干净地上衣,之后再慢慢想法子把red拖到屋里来。

说起来也是奇怪,往常的red就算喝醉了酒也会像个疯子一样大喊大叫狂奔着回家中途再捣鼓掉几个酒吧摧残几个妹子,不到达身体极限绝不停止。今天当时有些安静,除了在来的路上又突然正常起来像骑马一样地在blue背上乱动之外具blue所了解的red似乎不再原来的神经上。

“啊,我想这么多干嘛,多半只是没力气了懒得闹腾。”blue自言自语地说着,随手打开了自己房间的灯,快走到衣柜前打开柜门,开始翻找衣物。秉着平日里良好的生活习惯和坚决不像red那样堕落的坚定信念,blue的房间还是较为整洁的,就连衣物的摆放也整齐得像个强迫症。Red平时也对此不屑一顾,当blue受不了由red制造出来的杂乱想让red明白保持整洁的重要性时red就会大声发出“嘘”声,并用“娘炮才打扫房间!真汉子的房间就是要乱糟糟的!”这种无稽之谈来回应blue,接着就无视blue苦口婆心地劝告继续喝着啤酒奋斗在游戏机前。

“到头来还不都是我在干活。”blue低声嘟囔着。

Blue找了件T恤准备套上,接着就突然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似乎有人正在看着他弄得他一身鸡皮疙瘩。Blue回头望去结果惊讶的发现red正倚在门框上一言不发的盯着自己。

“哦,老兄你吓我一跳。”blue说着套上了T恤,“我以为你还在外面睡觉呢,不过这样也省的我把你拖进来。”

“我被砸醒了。”red用完全非red的方式简明扼要地说着。

“哦……”blue尴尬地耸耸肩,平时这种时候red也该开始滔滔不绝地抱怨了,“嗯,red你还好吧?我觉得你好像有些不一样。”

Red仍然看着blue似乎连把目光移开的意愿都没有,在那种有点冷静的目光blue觉得自己刚刚穿上的T恤跟没穿一个样。不会是我捡了个假货回来吧。Blue暗想着。

“我想还不错就是有些头疼。”red还是简要地说着这有点让blue抓狂了。

“那就去睡觉吧你,我还要打扫一下屋子。话说你是时候把那些没有的垃圾扔出去了而且你最好不要再拿垃圾神这个扯淡的理由来糊弄我了。”blue走向门口,虽然他没有继续对视red的眼睛但仍旧也变扭地感受到red的目光仍旧黏在自己身上。

“blue。”red伸手拦住了blue,“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说。”

Blue又抬起头看着这个不正常的red,这下子red没有继续盯着他看了而是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低着头。“嗯,如果说出来能让你好过点的话你还是说吧。”

Red又一下子陷入了沉默,blue越发搞不懂他搞什么名堂了,同时也越发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捡错人了。两个人就这样僵持在门口,气氛也开始从尴尬变得诡异。

“算了,没啥。”

“什么玩意儿?到底怎么了,你该不会染上病了吧。”

“你才有病好吗!red翻了个白眼,“无聊死了!我要出去玩。”

“什么?!”blue拉住准备出门狂野的red,“卧槽你真有病啊!老子辛辛苦苦背了你一路,好不容易把你这个半死不活的二逼拖回家你现在跟我说你要活蹦乱跳地出去玩,你他妈是不是在逗我玩!”

“放松啦,只是出门找个妹子。”

“找你妹啊!你这么屁颠屁颠地一出门不就是等于我白费劲!你他妈要打炮自己回房撸去!”blue盯着red那张轻浮自在的脸恨不得上去给他一拳,是那种可以打断骨头的一拳,然后看这个不要脸的混球倒地不起。当然blue并不会这么做除非自己皮痒痒想被人揍得倒地不起,所以痛揍red这种情节仅限于blue脑子里。

“干什么,你又不是我妈。”red回头做了个鬼脸,“有种你试试看拦我啊。”

“草你妈!!”blue随手抓起一个仍在一边的酒瓶丢了过去,red一个侧身躲开那玻璃酒瓶在墙上被砸得粉碎。

“哦哦哦哦哦就这样啦我很快回来噢噢噢噢噢噢。”red摇头晃脑地走向门口,“我说的很快也许并不是很快哦哦哦哦哦哦哦。”

Red回头补上一句然后趁着下一个酒瓶飞来的空隙迅速开门逃走,blue在原地盯着大门和撒了一地的玻璃渣子心中升起的一股无名火让他想冲着red狠狠地捅几刀。Blue握着双拳在房里渡步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想一会怎么在red回来的时候捅他个半死不活,一边又努力让自己冷静。几回合的思想斗争之后blue还是躺倒在床上放弃了对red的报复计划,毕竟这就是平常的red。

说起来为什么自己这么生气呢?

Blue摊在床上看着惨白的天花板,外面的车流飞速的运行着。霓虹灯的光亮和人群的喧闹慢慢涌入这个正在寂静下来的房间。

不过这也不像生气,更像是原配发现自己男友外出去找女人的不爽。哦不对我在瞎想什么啊,谁会把red当做男友看啊,这家伙天天浪得跟天边的火烧云一样怎么可能安分下来。

Blue挪动了一下头底下的枕头。

没准这家伙真得病了,要不改天让他去看医生吧,没准是性病。

不过他想告诉我什么?

窗外的噪声依然在耳边闹腾着,似乎也越来越响了。

Blue当然不会知道,在歌曲与灯光交融的地方,red的呼吸和别人交互时,肉体在走向欢愉精神在爬向巅峰的过程中朦胧的画面隐去了随之充满red脑子的全是blue。


———————————————
非常能耐着性子看到这的小伙伴😃
我会努力改进的(讲真😂

  22 2
评论(2)
热度(22)

© 焚书食灰 | Powered by LOFTER